• <input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input>
  • <output id="t2ksg"><ruby id="t2ksg"></ruby></output>

    <output id="t2ksg"></output>
    <var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var>
    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
    首页都市大神戒章节

    第七百五十一章 杜伏威

    林扬的目光在沈落雁与任媚媚两人身上打转,这两个漂亮妞儿都是武林高手,一个是瓦岗军的首席军师,一个是彭梁会的三当家,江湖中响当当的人物。

    能够凑到一起,倒也有趣。

    任媚媚盯着沈落雁,冷冷问道:“?#20945;?#20309;人?#20426;?/p>

    此刻她坐庄,要陪这位林先生赌几把,这个女人竟敢如此高调入场,明摆着不把她放在眼里。

    沈落雁与她对视半晌后,微笑道:“坐庄的管得下注的是什么人?三当家既要坐庄,就该守庄家的规矩,若赌不起的话,就干脆认输离场好了。”

    任媚媚见对方明知自己是谁,还摆出强硬的姿态,心中懔然,脸上恢复春意洋溢的狐媚样儿,笑道:“这么一锭黄金,我们彭梁会还可以应付。”

    围观而来的宾客与桌上的?#30446;?#20013;,?#34892;?#22810;怕事的,听到彭梁会之名,立即悄悄离开,连下?#35828;?#27880;钱都不敢取回去,可见“八帮十会”的名头。

    赌桌立即疏落起来,寇仲与徐子陵相视一眼,也在赌桌上坐了下来。

    沈落雁看着两人有恃无恐的模样,心下?#34892;?#29983;疑,俯头分别在两?#35828;?#33080;颊香了一口,坐到了寇仲旁的那张椅子上。

    寇仲、徐子陵见沈落雁一副吃定了他们的样子,心下好笑,面上?#27426;?#31070;色。

    任媚媚一声不响,径?#38405;?#29260;,赌桌旁又多出几个人来,都是赌场方面的人,为首的一名锦袍胖汉,面阔眼细,但眼内的眸珠精光闪闪,显是不好惹。

    正在围观的香玉山一见来人。立即叫了声“爹!”

    正是香玉山的老爹,这里的主人,当世两大赌王之一的香贵。

    锦袍胖汉?#25044;说?#22836;,尚未开口,任媚媚把牌叠好后,向锦袍胖汉抛了个媚眼道:“香爷亲自来啦!要不要赌一把。”

    香贵哈哈一笑。在对着林扬、沈落雁、寇仲、徐子陵四人旁的空位,倾金山倒肉柱般坐了下来,叹道:“难得三当家肯推庄,瓦岗寨的俏军师沈?#23194;?#21448;肯陪赌,我香贵怎?#20063;?#22857;陪?#20426;?/p>

    任媚媚娇躯一震,望向沈落雁,寒声道:“原来是‘俏军师’沈落雁,难怪口气这么大了,不过我任媚媚无论输赢。都奉陪上了!”

    沈落雁盈盈浅笑,美目滴溜溜掠过香贵和任媚媚两人,淡然道:“两位太抬举小女子了,我沈落雁只是密公的跑腿,有什么大口气小口气的。今趟来,只是为密公寻回两个走散?#35828;?#37326;孩子,请两?#27426;?#22810;包涵,免得将来密公攻下彭城时。大家见面不好说话。”

    剩下的?#30446;?#20013;,一听到“瓦岗”之名。哪还敢留下,已走得一个不留,连内进的百多?#30446;?#37117;闻风离去了。

    但却仍有一个人留了下来,此人头顶高冠,脸容死板?#25243;荊?#30452;勾勾看着任楣媚。冷冷道:“还不掷骰?#20426;?/p>

    这人面容死板?#25243;?#19981;说,身型也比一般人要高得多,又是负手?#20142;ⅲ?#40548;立鸡群。但众人偏要待所有?#30446;?#25955;去,而他又开口说话。才注意到他站在那里。

    这时,赌桌上只剩下寥寥数人,饶?#34892;?#33268;的林扬,坐庄的任媚媚,?#30446;?#23495;仲、徐子陵、沈落雁,以及香贵和站在他身后的儿子香玉山,以及两名得力手下。

    众人转头看去,除了饶?#34892;?#33268;的林扬,所有人同时色变,这人无声无息的出现,显是武功极为高明,他们竟一点也没有察觉。

    寇仲与徐子陵失声叫道:“老爹来了!”

    林扬挑了挑眉,果然是杜伏威!

    两小强当日离开宋阀的船队后,与傅君绰分离,闯荡江湖,首先就碰到了杜伏威。

    杜伏威,各地起义军中的群雄之一,武功更是位列当世第一流,以心狠手辣著称。?#27426;?#26460;伏威见到寇仲、徐子陵后,却生了爱才之心,将两人强行留在身边,认作了干儿子。

    两小强修炼的是当世奇功“长生诀”,已?#19978;?#22825;胎息,自然与众不同,杜伏威生出爱才之心并不奇怪。但两小强并不想被杜伏威束缚,所以,借机从杜伏威手中逃了出来。

    后来,两小强又有几番?#35270;觶?#26368;终,又被瓦岗军的俏军师沈落雁给盯上了,沈落雁追捕他们两个,倒也是与杜伏威同样的心思,生了爱才之心,准备替瓦岗将两小强收为己用。

    如今,杜伏威与沈落雁,却都是奔着寇仲、徐子陵来的。

    杜伏威死板?#25243;?#30340;脸上,露出笑意,柔声道:“我这两个乖儿子真有本事,差?#25044;?#32769;爹都给你们骗到了!现在见到你们还没有到了饿狼的肚皮内去,高?#35828;?#36830;你们的顽皮都要忘掉了。”

    沈落雁一向对其他义军领袖最有研究,首先认出他是谁,吁出一口凉气道:“江淮杜伏威!”

    任媚媚和香贵等人同时一震,更为震惊的是,弄不清楚杜伏威这老爹,和寇仲、徐子陵这两个小子的关系。

    香玉山更是暗自叫苦不已,他娘的,寇仲、徐子陵说是镖局出身,闯荡江湖的初哥儿,竟然与江淮杜伏威扯上了关系!还叫爹!

    吞噬小说网 tsxsw.com当今天下,不说杜伏威的起义军声势浩荡,就是杜伏威的武功,在江湖上那也是数得着的。

    当时第一流高手,只杜伏威、翟让、宇文化及等寥寥数人而已。

    再往下,才能轮得到任媚媚、沈落雁等一流高手,虽只是差了一筹,却根本不是一个?#33633;?#30340;。

    杜伏威仍只是直勾勾的看着寇仲和徐子陵,眼尾都不看沈落雁地道:?#26263;?#35753;还未给李密害死吗?#20426;?/p>

    沈落雁娇躯微颤,低声道:“杜总管说笑了。”

    正是她密谋毒害了瓦岗旧主翟让,才?#32654;?#23494;做上瓦岗新主的,却没想到,杜伏威竟已看了出来。

    杜伏威大模大样的坐了下来,眼睛移到任媚媚脸上,淡淡道:“杜某没见‘鬼爪’聂敬已有好几年,他仍是?#23458;?#26080;女不欢吗?#20426;?/p>

    “鬼爪”聂?#20945;?#26159;彭梁会的大当家。

    自知对方是杜伏威后,任媚媚立即由老虎变作温驯的小猫,有点尴尬地应道:“大当家仍是那样子。”

    林扬见杜伏威一登场,立时压得各方人马贴贴服服,比自己可威风多了,不禁点了个赞。

    寇仲、徐子陵见老爹这般威风,也?#34892;?#21497;服,想到林哥在这里,这可是两招击败宇文化及的主,倒也不怕老爹把他们抓回去了。

    杜伏威转头看向香贵,道:“听说你乃‘烟杆’?#23047;?#25163;座下四大高手之一,专责为?#23047;?#25163;找寻俊男美女,不是看上了我这两个劣儿吧?#20426;?/p>

    香贸吓了一跳,叫苦不已,忙道:“杜总管误会了,令郎们只是本赌场的贵客,大家一点关系都没?#23567;!?/p>

    杜伏威点头道:“那就最好!”

    众人都知他心狠手辣,动辄杀人,武功又高?#23194;?#20197;匹敌,哪敢发言。

    杜伏威眼睛落回任媚媚俏脸处,淡淡道:“还不掷骰!”

    说着,将一袋子黄金扔到了赌桌上,押小。

    任媚媚哪敢说不,将三粒骰子掷到台上。

    众?#35828;?#32819;朵全部动了起来,听着蛊内三粒骰子的动静,三粒骰子先是飞快急转,逐渐缓下来时,忽然像给某种力道牵制住,眼看着就要全体一点向上。

    众人注意到杜伏威左手正按在桌沿处,不用说,是他?#38405;?#21147;借桌子传到骰子去,控制了骰子的点数,只是这一手,其他人便自问办不到。

    其中也有例外,林扬微微一笑,心说哥押得是小,同时一只手按在赌台上,暗发内力。

    眼看着就要全体一点向上的三粒骰子,立即一顿,被另外一?#38378;?#36947;牵制住,两?#38378;?#36947;相撞,让三粒骰子快速旋转起来。

    论起内力的雄厚,吸了宇文化及内力的林扬,与杜伏威也只是不分伯仲而已,杜伏威与宇文化及是一个级别的人物,当世第一流的高手。

    但林大圣人修炼的是北冥神功,两人较劲,林扬很不厚道的,把杜伏威暗发在三粒骰子的内力给吸了过来。

    杜伏威猛然起身,死板?#25243;?#30340;脸色豁然大变,雄躯一震,惊异的看向林扬,半晌,才沉声道:“开?#23547;桑 ?/p>

    众?#35828;?#24515;里更是掀起滔天巨浪,杜伏威与林扬的交手中,竟然是吃亏了!

    唯有寇仲与徐子陵并不意外,只是依旧难掩惊叹,毕竟林哥还是太年轻了!妖孽啊!年轻也就跟他们差?#27426;啵?#21364;已经可以两招击败宇文化及,而且让老爹吃亏!妖孽……

    众人也是如此,直呼妖孽,看向林扬时,已经不是看那种年轻一辈杰出人才的目光,而是变得?#27425;?#36215;来。

    江湖便是如此,谁的拳头大,谁就是老大!

    任媚媚想起之前在林扬手中吃过的亏,神情难明,听话地打开?#24674;選?/p>

    里面三粒骰子已碎成了十七八瓣,每一瓣都有一个点数朝上,所有点数加起来,不用说,这把肯定是大!

    众人往桌上一看,倒吸冷气之声充耳?#26188;牛?/p>

    林扬微微一笑,道:“我赢了!”

    大?#19968;?#37117;惊得说不出话来,杜伏威也是脸色大变,望向林扬,目光森然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    万达时时彩平台可靠?
  • <input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input>
  • <output id="t2ksg"><ruby id="t2ksg"></ruby></output>

    <output id="t2ksg"></output>
    <var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var>
  • <input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input>
  • <output id="t2ksg"><ruby id="t2ksg"></ruby></output>

    <output id="t2ksg"></output>
    <var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va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