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input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input>
  • <output id="t2ksg"><ruby id="t2ksg"></ruby></output>

    <output id="t2ksg"></output>
    <var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var>
    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
    首页都市大神戒章节

    第七百五十章 赌桌

    林扬一副招摇的模样,似乎一点也不将任媚媚放在眼里。

    寇仲、徐子陵自然并不意外,这可是一位两招击败宇文化及的武学大宗师,他们亲眼所见!

    香玉山却不这么想,暗骂林扬不长眼,招惹谁不好,偏偏招惹任媚媚。

    任媚媚双眸中也闪过几分异色,?#27426;?#22768;色的打量着林扬,这人是谁?眼生的紧!

    “香三少爷动?#27426;?#23601;拿巴陵帮来欺压我们这些弱质女流,算什么英雄好汉。”任媚媚娇笑一声,向林扬道:“还是这位先生豪爽,想要怎么赌,媚媚奉陪到底!”

    到底是自己家的场子,被一个小娘们处处压着,香玉山也?#34892;?#19981;悦,“媚?#23194;?#26159;否赌输了钱?让我赔给你好了,不要尽在这里胡言乱语。”

    任媚媚显然毫不怕他,娇媚地横了香玉山一眼道:“我任媚媚是那种没有赌品的人吗?你才是胡言乱语。”

    说着,忽地,一手往香玉山抓去。

    香玉山冷哼一声,右手扬起,拂向她脉门。

    任媚媚玉掌一翻,沉到香玉山攻来右手的下方,曲指反弹香玉山脉门。

    香玉山缩手成刀,再曲起手掌,以掌背反拍往她的弹指。

    这几招往来,全在方尺的窄小范围内进行,既迅捷又深合攻守之道,很是精巧。

    任媚媚娇笑道:“没见你几个月,原来是躲起来练功,怪不得这么气□冲天了。”

    说话时。玉手微妙地摆动了几下,似攻非攻,似守非守。

    香玉山显是摸不清任媚媚这等奇异的手法。身子往后退,任媚媚一阵娇笑,闪电般探指,点在香www.ybkc.tw吞噬小说网玉山掌背上。

    香玉山触电地震了一下,任媚媚抓着他衣袖,扯得他一个?#24590;模招?#36300;倒在地。狼狈不已。

    任媚媚一介女流,能坐上彭梁会的三当家,武功自然不是吹得。?#20154;溫场?#35060;寂等当世一流高手,也不差多少。

    寇仲、徐子陵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小范围内的精巧招式,大生兴趣,?#21561;媚?#19981;转睛。却没想到香玉山这么快就败了。

    林扬心说香玉山这货不给力。嘴上笑道:“不错,不错,小娘子够烈!我喜欢!”说着,一伸手,往任媚媚腰间揽去。

    任媚媚双眸发亮,并未阻拦,而是伸手扶向林扬的胸膛。

    看上去,就像林扬伸手准备揽住任媚媚的腰。任媚媚却投怀送抱一样。

    香玉山与寇仲、徐子陵却看出任媚媚那一扶中,带着极为高明的攻击手法。

    寇仲、徐子陵并不担心。香玉山叫道:“林兄小?#27169; ?/p>

    林扬微微一笑,左手伸出,竟一下抓住了任媚媚的手,右手已环到她的腰间,好似任媚媚真的投怀送抱一般。

    香玉山目瞪口呆,莫非这林扬与任媚媚是老相好?

    任媚媚却惊得不行,她那极为高明的手法,竟?#27426;?#26041;轻而易举的化解,连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,若是对方想要她的?#24742;?#21482;怕她此刻已经是一个死人了。

    林扬可买有辣手摧花的爱好,笑着道:“任?#23194;?#21487;愿陪我赌几把?”

    任媚媚回过神来,娇嗔地白了他一眼,才转?#33539;?#39321;玉山道:“玉山?#38382;?#20132;了这么厉害的朋友?不知高姓?”

    香玉山立即?#34892;?#24778;疑?#27426;ǎ?#20182;没有看出两人交手的奥妙,还以为这两个人是老相好,现在一听,又好像不是这么回事。

    香玉山尚未开口,林扬笑着道:“在下林扬,人送外号……多情公子。”

    “多情公子?”任媚媚娇笑,奇道:“那不是侯希白的雅号么?”

    侯希白武功极高,亦正亦邪,以一柄“美人扇”名传江湖,倒也是大名鼎鼎的。

    “侯希白?以后见到那小子,让他改个名号就是。”林扬呵呵一笑,随口起了个外号而已,他倒也知道侯希白这个货,又岂会放在心上。

    江湖上因为名号起争斗的事情,屡见不鲜,但到了如此境界的高手,还为名号左右,就?#34892;?#31232;奇了。

    尤其是林扬提起侯希白毫不在意的模样,更是让任媚媚与香玉山?#34892;?#21457;愣,倒是寇仲与徐子陵已经见怪不怪。

    林扬环视一眼,笑着道:“还赌不赌了?”

    “媚媚愿意做陪。”任媚媚从林扬手中挣脱出来,娇笑一声,挽住他的手臂往赌台走去。

    两小强对视一眼,赶忙跟上。

    香玉山这才从种种惊诧中回过神来,神色阴晴?#27426;ǎ?#27785;吟了一忽儿,也跟着走了过来。

    这张桌赌得是大小。

    林扬来到一个空位坐下,任媚媚颇为亲昵道:“交给媚媚了!”说完,对女荷官道:“让我来坐庄!”

    荷官看了看任媚?#27169;?#20877;看看自己,胸没人家大,屁股没人家翘,双?#35753;?#20154;?#39029;ぃ?#23481;貌、气质更是比不上,自惭?#20301;啵?#21482;好败退。

    任媚媚坐到庄家的位置上,冲林扬娇笑道:“林哥哥还不下注?”

    林扬看了看赌桌,赌大小,倒是简单,正想下注,却想起没有带银子,一伸手,就?#36805;?#22312;一旁的寇仲的腰间钱袋拿了过来。

    寇仲立即一脸苦逼。

    林扬正想下注,后方忽地一声响起一道娇柔声音,“?#34915;!?/p>

    接着一只纤美无比的玉手,探入赌桌,把?#27426;?#23569;说也有十两重的黄金,放了上去。

    众赌客一阵起哄,这锭黄金至少也值数百两银子,那可是罕有的豪赌和重注了。

    任媚妨双目寒芒电闪,冷冷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美女。

    寇仲与徐子陵却猛地一惊,一双纤手已分别按着他们肩头,原来竟是追捕他们的“蛇蝎美人”沈落雁。

    两小强本能的一惊过后,看着坐在赌桌前的林哥,又?#36861;姿闪?#21475;气,旋即,露出看好戏似的笑容,林哥可是说过,要替他们打发了沈落雁来着。

    “早叫你两个小孩子不耍随处乱走,看,被我抓住了吧!”沈落雁看着两?#35828;?#21453;应,脸上扬起笑意,突然?#27426;伲?#23495;仲、徐子陵竟然发笑?这是吓傻了?

    任媚媚冷冷问道:“来者何人?”

    林扬微微一笑,正巧,人多赌起来也热闹。(未完待续……)

    万达时时彩平台可靠?
  • <input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input>
  • <output id="t2ksg"><ruby id="t2ksg"></ruby></output>

    <output id="t2ksg"></output>
    <var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var>
  • <input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input>
  • <output id="t2ksg"><ruby id="t2ksg"></ruby></output>

    <output id="t2ksg"></output>
    <var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va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