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input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input>
  • <output id="t2ksg"><ruby id="t2ksg"></ruby></output>

    <output id="t2ksg"></output>
    <var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var>
    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
    首页都市大神戒章节

    第十二章 见家长

    第二天,林扬与张月出了酒店,只有那带着干涸血迹的床单,证明了昨晚发生的事情。

    两人驱车赶往川海市第一人民医院。

    “对我爸妈说,你是我男朋友,钱是我问你借的。”张月在车上说出了这么一句话。

    张月总是那么高冷与淡定,林扬笑了笑,忍不住逗逗她:“那你自己呢?怎么定位咱俩的关系?男女朋友?情.人?”

    结果换来的只有一道幽怨目光,直透心底,林扬表tsxsw.com示投降:“好吧!第一次见咱爸咱妈,?#19968;?#30495;有点紧张。”

    ……

    两人先是来到医院附近的银行,林扬给张月转了五十万,然后到医院的缴费处,交齐了手术费,买器官则是私下的交易,还没有进?#23567;?/p>

    给张月转了五十万,林扬又从百万富翁变成了穷光蛋,昨天买车和消费花了五十万,这一前一后两天功夫,就把一百万花了个精光。

    两人乘坐电梯来到了医院四楼,这里是重症病房,张月的母亲就在这里。

    虽然是重症病房,但并不是传染病,所以住的是三人病房,和另外两位患者同住一间,这样可以省下不少费用。

    两?#35828;?#26469;的时候,病房里还有交?#24178;?#20256;出,毕竟是多人病房,没有那么安?#30149;?/p>

    “月月,这位是?”林扬与张月走进病房,张月的父亲立刻走了?#20384;矗?#38382;出了声。

    女儿还是第一次带?#34892;?#26379;友来医?#28023;?#20197;前只有王佳妮和?#37027;?#20004;个女同学来过。

    张月落落大方道:“爸,这是我男朋友,林扬。”

    “叔叔好,阿姨好。”林扬当然不可能真的叫爸妈,张月的父亲四五十岁,还有点小帅,大叔范。

    张月的母亲躺在病床上,四十多岁,一脸病容,与张月有着几分相像,年轻时候应该是个大美人。

    “你好。”张月父母都在打量着林扬,把这厮看的?#34892;?#19981;好意?#36857;?#31532;一次做上?#25490;?#23167;见家长。

    “爸,妈,别这样看着人家,我和林扬认识一个多月了,相处的很不错。”张月一?#36710;?#23450;的摸样,说起谎来也是信手拈来,两人是认识一个多月了,但真正相处的时间,还是在床上最多。

    “坐。”

    林扬与张月,来到病床边上的椅子坐下,和两位长辈聊了一会,还别说,这厮挺受张月父母的青睐。

    张妈妈看林扬,就像丈母娘看女婿,越看越喜欢。

    看着母亲高兴,张月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,林扬看着张月高兴,也跟着开心起来。

    但是当当张妈妈与张爸爸知道林扬借了女儿五十万,用来买器官与做手术,两个老人都震惊了。

    看张爸爸的摸样,差点就要给这个准女婿跪下了。

    两年来求医的艰辛,家里的困难,足以压垮一个男?#35828;?#33034;?#28023;?#19981;是三言两语可以说的清楚的。

    张月父母倒是没有怀疑林扬的动机,这?#35828;?#34920;面功夫做的足够,一副忠厚老实,诚实可靠的摸样,丝毫没有花花公子的架势,也让两位长辈没有多想。

    直到一家人说着话,张妈妈?#34892;?#32047;了,在病床上入睡,林扬与张月这才离开。

    “谢谢你。”走出医?#28023;?#24352;月凝视着林扬,一脸认真。

    “跟我客气什么。”林扬笑了笑,牵起张月的小手,往座驾走去。

    张月今天没去上课,也没有请假,好在学校知道她家里的情况,会尽可能的给些方便,林扬把张月送到学校门口,在车?#20384;?#20102;一个热?#29301;?#30475;着张月走进学校,这才驱车离开。

    回到家里,林扬穿?#38477;?#20102;汉末。

    算来算去,已经一天多没有现身,林扬?#38498;?#39068;祸水这个词有了深一步的了解,要知道在汉末可是有不少事情等着他,时不待我啊!

    眼下最重要的事情,那就是走一趟洛阳,去买个官。

    林扬对于两千年前的洛阳?#29301;?#37027;也是十分向往,一直想去看看,汉朝是一个强盛的朝代,洛阳更是这个时代的文化经济?#34892;摹?/p>

    来到校场,张飞正在训练军队,一千骑兵训练起来,动静也是不小,好在方圆三千亩都是林扬的地盘,周边也有一些无人区域,没有引起太大的主意。

    何况训练的是护卫,一千护卫虽然不少,也不算多,有一些事情,在林扬购买马匹,打造兵器、铠甲的时候,?#23478;?#32463;办了。

    涿郡的一些重要官员,或多或少的都收到了作价百金的琼浆玉?#28023;?#25110;者钱财。

    林扬训练一千护卫,打造兵器、铠甲的事情,也就不了了之,否则被?#34892;?#20154;盯上,也是不小的麻?#22330;?/p>

    “翼德,选上百名护卫,随我走一趟洛阳,去买个太守当当。”林扬来找张飞,笑着说道,好似太守是一颗大白菜。

    “是!大哥!”张飞对林扬言听计从,他如今是一个弟弟,不再是那个轻松虐虎的绝世猛将。

    前往洛阳,除了带着张飞和百名护卫,还要带上一个重要物品,那就是黄金。

    林扬也在猜测着,这一个太守到底多少钱?据说这价格也是随着行情改动,?#27627;?#24093;是个做生意的料。

    就这样,这支有着十多辆大车,?#24615;?#30528;一辆马车的?#28216;椋?#20174;涿郡出发,目的地直指洛阳。

    百名护卫,一个个身着铠甲,手?#30452;?#22120;,弓箭随身,骑在马上可谓威风凛凛,神情肃穆,很难想象一个多月前,他们还是一批饥寒交迫的流民。

    林扬与张飞训练部队,最重要的一点便是纪律,来自现代的林扬,自然知道对于一支部队来说,纪律的重要性。

    对于这些流民来说,林扬给了他们吃穿,命早已卖给了主公,主公说什么,那就是什么,古?#35828;拇酒櫻?#20063;在这一刻表现的淋漓尽致。

    百名骑兵前方的当先一人,身长八尺,豹头?#36153;郟?#29141;颔虎须,骑着高头大马,手持丈?#26494;?#30683;,威风不可一世,正是张飞张翼德。

    张三哥虽然成了张二哥,但这丈?#26494;?#30683;的?#20449;?#27494;器并没有改变,是花费重金打造的。

    丈?#26494;?#30683;,隔着几米就能给你捅个窟窿!

    “出发!”

    随着张飞如若惊雷的声音,以及马儿的?#24187;?#22768;,?#28216;?#32531;缓驶向了远方。

    (签?#24049;?#21516;已寄,最近几天一日一更,等改了a签状态,?#25351;?#27491;常更新,喜欢本书的朋友,可以养肥了再杀。

    多谢前来支持、打赏的新老朋友,感激不尽!)

    ...

    万达时时彩平台可靠?
  • <input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input>
  • <output id="t2ksg"><ruby id="t2ksg"></ruby></output>

    <output id="t2ksg"></output>
    <var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var>
  • <input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input>
  • <output id="t2ksg"><ruby id="t2ksg"></ruby></output>

    <output id="t2ksg"></output>
    <var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va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