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input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input>
  • <output id="t2ksg"><ruby id="t2ksg"></ruby></output>

    <output id="t2ksg"></output>
    <var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var>
    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
    首页都市大神戒章节

    第一百零八章 珍珑棋局

    ?#20843;?#36877;遥派掌门无崖子有两个徒弟,首徒苏星河,二徒弟丁春秋。

    苏星河外号聪辩先生,在师父无崖子被逆徒丁春秋暗算,打下山崖,养伤?#20843;?#21518;,摆出师父无崖子的珍珑棋局,以棋局为师父寻找传人。

    苏星河精通琴棋书画,医学占卜,疏于武学,不敌精研武功的师弟丁春秋。

    所以两人定下约定,苏星河自此不得开口说话,才逃得性命。

    苏星河遣散了门下‘函谷八友’等八个弟子后,不但?#32422;?#20570;了聋哑老人,连门下新收的弟子,也都让他们做了聋子哑子。

    苏星河以聋哑先生自居三十年,没想到被一个来意看小说到吞噬 tsxsw.com?#24187;?#30340;年轻人,一语道破了鲜为人知的昔年外号,这个外号已经三十年没有听人提起过了。

    他正装聋作哑,猜测着年轻?#35828;?#26469;意,年轻人接下来的一句话,却让他震惊之极,再顾不得作聋哑状。

    林扬笑道:“这珍珑棋局当真奇妙,需败?#26143;?#32988;,置之死地而后生,方可破解。”

    此话一出,苏星河浑身一震,这珍珑棋局他已经熟得不能再熟!

    这三十年来,苏星河于这局棋的千百种变化,均已拆解得烂熟于胸,对方不论如何下子,都不能逾越他已拆解过的范围。

    但一想到置之死地而后生,只是顷刻思索,困扰了他三十年的珍珑棋局,豁然开朗,醍醐灌顶。

    苏星河指着林扬,结结巴巴的开口道:“你…你?#35895;?#19968;眼看出这珍珑棋局的解法?”

    三十年来,林扬是一个破解珍珑棋局的人,而且是秒解!

    正在观摩珍珑棋局的段延庆身子也是一震,按照林扬的提示略一思索,心中直呼高明!

    置之死地而后生,当先杀了?#32422;?#19968;大块白棋后,黑棋虽然大?#21152;?#21183;,白棋却已有回旋的余地,不再像他之?#24052;?#27979;的?#21069;?#32538;?#25351;?#33050;,顾此失彼。

    但?#32422;?#26432;了?#32422;?#19968;大块白子,大违根本棋理,任何稍懂弈理之人,都绝不会去下这一着,那等于是提剑自刎、横刀自杀。

    就连苏星河三十年来,也没有想到走这一着棋。

    苏星河站起身来,朝林扬深深一辑,而后一扬手,指着棋局对面的座位,笑道:“公子请坐!”

    林扬点头坐下,拿起一块白子,放在那一块已被黑棋围得密不通风的白棋之?#23567;?/p>

    这大块白棋本来尚有一气,虽然黑棋随时?#23665;?#20043;吃净,但只要对方一时无暇去吃,总还有一线生机,苦苦挣扎,全凭于此。

    现如今林扬将?#32422;?#30340;白棋吃了,棋道之中,?#28216;?#36825;等自杀的行?#19969;?#36825;白棋一死,白方眼看是全军覆没了。

    苏星河面上挂笑,拿起一块黑子,与林扬对弈。

    林扬对围棋只是略懂,哪能下得过苏星河?但山人自有妙计,只听一个细细的声音钻入耳中:“下‘平’位三九路!”

    林扬依?#38405;?#36215;白子,下在“平”位三九路上。

    待苏星河应了黑棋后,那声音又钻入耳中:?#21834;?#24179;’?#27426;?#20843;路。”

    林扬再将一枚白棋下在“平”?#27426;?#20843;路上。

    苏星河脸上神色很是欢喜赞叹,应了一块黑子。

    段延庆站在一旁,正以“传音入密”的上乘内功,以深厚内力将话语送入林扬耳?#23567;?/p>

    段延庆本是聪明绝顶的人物,棋艺精湛之极,自问放眼天下罕有敌手,却没想到被林扬叫来帮忙做这么一件事情。

    这不是投机取巧吗?

    段延庆刚刚听到林扬的“置之死地而后生”之语,还以为他是一位棋艺妙至巅峰之人,但想起来的路上,林扬让他帮忙做的事情,又觉得?#34892;┗拿?#27492;?#35828;?#34892;事当真?#36963;?#19981;透啊猜不透。

    就算是想不通,段延庆该帮忙还是要帮忙的。

    就这么着,段延庆以“传音入密”的上乘内功帮林扬作弊,最终赢下?#33487;?#19968;盘棋,棋艺之高,苏星河甘拜下风。

    苏星河满脸笑容的站起身来,拱手道:“公子天赋英才,?#19978;?#21487;贺。先师布下此局,数十年来无人能解,公子解开这个珍珑,在下感激不尽。”

    “先生?#25512;?#20102;!”林扬也是笑着站起身,心说把段延庆带来果然带对了,他虽然知道破解珍珑棋局的关键所在,那是从书里看来的,真要下棋,他妥妥的要跪。

    苏星河面上挂着笑容,看得出?#26149;?#26159;开心,终于为师父找到了传人!当下走到一旁的三间木屋之前,伸手肃客,道:“公子,请进!”

    林扬?#39318;?#19981;知:“先生这是何意?”

    “公子进去便知。”苏星?#26377;?#24471;高深莫测。

    段延庆、?#23601;?#28165;、岳?#20808;?#22312;一旁发愣的看着,表示脑子跟不上事情的发展,这木屋里又是甚么?

    但见这三间木屋建构得好生奇怪,竟?#24187;?#25143;,不知如何进去。

    就在三人纳闷时,林扬已走到木屋前,抬手就是蕴含内力的一掌,只听“咔嚓”一声,木屋开了一个大洞。

    林扬也不迟疑,举步走了进去,里面是一间?#28251;?#33633;荡,一无所有的房屋。

    只听一个十分好听的男子声音从左边传来:“我等了三十年,已没有多少时候能再等,进来吧!”

    突然传出一个声音,林扬也不吃惊,举步往左边走去,伸手在板壁上轻轻一拍,“喀喇喇”一声响,?#21069;?#22721;已?#31449;?#33104;朽,当即破了一个大洞。

    林扬走进大洞,里面又是一间?#28251;?#33633;荡的房间,却有一个人坐在半空。

    无崖子!

    林扬抬头看去,只见一条黑色绳子连在横梁之上,把一个?#35828;?#36523;子缚住,将让他悬空吊起。

    悬空之人,长须三尺,没一根斑白,脸如冠玉,更无半丝皱纹,年纪显然已经不小,却仍神采飞扬,风度闲雅。

    好一个神采**的人物,老年?#26143;?#22914;此,难怪年轻的时候,可以把师姐师妹迷的找不着北!

    林扬打量几眼,持剑拱手道:“小子林扬,见过无崖子前辈。”

    无崖子的目光正落在林扬手中的重剑上,以他的眼力与见识,哪能看不出这是一把玄铁重剑,正?#34892;?#24778;诧,听闻对方直接道出?#32422;?#30340;名号,饶是见惯了风浪起伏,还是吃了一惊。

    再仔细看去,此人年纪轻轻,气机浑厚,竟怀有一身深厚内功?

    无崖子脸色发怔:“你认得?#36965;俊?/p>

    林扬笑了笑,半真半假地道:“在下曾机缘巧合,听闻过一些逍遥派的事情,又曾到过无量山中琅?#25351;?#22320;,借阅过?#22721;?#31070;功与凌波微步的秘籍。”

    无崖子征了又征,今日的事情着实出乎意料。

    本?#32769;?#24471;到一个传人,可以传他一身内功,没想到对方?#35895;?#30693;道?#32422;?#30340;名讳,还知道一些逍遥派的事情,?#35895;?#36824;到过琅?#25351;?#22320;,还借阅了?#22721;?#31070;功与凌波微步的秘籍?

    无崖子表示脑子有点不够用。

    ...

    万达时时彩平台可靠?
  • <input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input>
  • <output id="t2ksg"><ruby id="t2ksg"></ruby></output>

    <output id="t2ksg"></output>
    <var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var>
  • <input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input>
  • <output id="t2ksg"><ruby id="t2ksg"></ruby></output>

    <output id="t2ksg"></output>
    <var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va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