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input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input>
  • <output id="t2ksg"><ruby id="t2ksg"></ruby></output>

    <output id="t2ksg"></output>
    <var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var>
    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
    首页都市大神戒章节

    第一百零七章 擂鼓山

    在吃了鸠摩智许多记火焰刀,满是疮痍的牟尼堂内。

    林扬收剑而立,看着飞身退至门口,面露惊叹与难以置信神色,随时准备跑路的鸠摩智,?#22124;?#36947;:“承让!”

    鸠摩智面色变幻,?#30340;?#30456;信世上竟有如此人物,年纪轻轻就有一身冠绝天下的武功,这就是从娘胎里练功,也没有如此厉害?

    简?#26412;?#26159;妖孽!

    觉得自己从吐蕃国出来,一身武功应该横行天下的鸠摩智,瞬间就被颠覆了三观,受得打击难以言喻。

    “告辞!”鸠摩智看了看林扬,又看了看地上的黄金小箱,那从慕容博手里得来的少林七十二门绝技,算是拱手让人了。

    他当初不仅以火焰刀的法门相换,还许了慕容博不少好处,如慕容博起事,他会游说吐蕃国主相助云云,才将这少林七十二门绝技弄到了手,很是不容易。

    但如今颠覆了三观,深受打击的鸠摩智无暇太过计较这些,领着随从意兴阑珊地走了。

    鸠摩智走了,林扬也不愿意多留,让岳老三把六脉神剑的剑谱放下,又让他抱起黄金小箱,与段誉告辞后,出了天龙寺。

    段延庆恋恋不舍的看了亲儿子一眼,与?#23601;?#28165;、岳老三跟在林扬身后,一起离开了天龙寺。

    枯荣大师、保定帝、本因方丈等人只能眼巴巴的看着,不论如何,此番保住了六脉神剑经,也算是万幸。

    ?#38405;?#22823;?#32622;?#29579;的精妙武功,背后又有吐蕃国撑腰,今日若不是林扬出面,天龙寺想要保住六脉神剑经着实很难。

    天龙寺外,林扬看向段延庆,见他一副恋恋不舍的神色,哪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不由得?#34892;?#22909;笑,看来这位四大恶人之首,有点离不开儿子啊!

    笑了笑,林扬问起正事:“段先生可知道擂鼓山?”

    段延庆一怔,以腹语术道:“擂鼓山在嵩.县之南,屈原冈的东?#20445;?#23665;中有一位聋哑先生。”

    “聋哑先生苏星河?”林扬心说段延庆认识路,那是再好不过,省了许多功夫。

    “正是。”段延庆点头,以腹语术出声:“聋哑先生是中原武林的一位高手?#20154;蓿至?#21448;哑,但据说武功甚高,门下弟子也均刺耳?#20185;啵?#21019;下了‘聋哑门’的名头。”

    林扬笑着道:“那就请段先生带路,往擂鼓山走一趟。”

    段延庆、?#23601;?#28165;、岳老三不解,不知要去擂鼓山做什么,难不成林扬与那聋哑先生有什么恩怨纠葛?

    ……

    ……

    ……

    擂鼓山。

    林扬、段延庆、?#23601;?#28165;、岳老三策马而来,驻足山?#21834;?/p>

    一路上,林扬自大理入中原,虽然马不停蹄的?#19979;罰?#21364;也领略到不少大宋风光,比笑傲?#24187;?#30340;明朝,还要?#34987;?#23500;饶许多。

    射雕?#24187;?#25152;在的南宋更是无法相比,那儿也就是在金国国都才能看到繁荣景象,林扬从金国国都去往终南山的路上,见?#35835;瞬?#23569;乱世景象。

    不过这些世界与汉末三国一比,都要繁荣不少,说明随着时间推移,世界还是在?#27426;?#36827;步的。

    “这便到了。”段延庆以腹语术出声。

    林扬点?#35828;?#22836;,也不停留,四人下马直入山道,地势越来越高,步行半个多时?#21073;?#26469;到一地。

    但见竹荫森森,景色清幽,山涧旁用巨竹搭着一个凉亭,构筑精雅,极尽巧思,竹即是亭,亭即是竹,一眼看去,竟分不出是竹林还是亭子。

    凉亭中坐着两个身穿乡农衣衫的青年汉子,见到林扬等人前来,都?#34892;?#24778;诧的起身相迎,走到近处,两人纷纷打起手势,乃两个聋哑人。

    林扬、段延庆、?#23601;?#28165;、岳老三四人虽然?#27426;?#21713;语,却也知道两个聋哑人在问他们的来意,但?#36864;?#26159;知道,也没法沟通。

    段延庆一抬手中?#32456;齲?#36816;起一阳指力在地上写?#21073;?/p>

    “我等前来拜访聋哑先生”

    两个青年汉子见段延庆这手精妙功夫,均是一惊,他们两个虽然穿着似农夫,却是聋哑门人,那也是会武功的,立即明白这人是江湖中一等一的高手。

    两人对视一眼,以手势?#28982;?#20102;一会,不知在商议什么,片刻后,两人同时做了一个请的手势,转身带路。

    凉亭前方是陡峭的山道,两个青年汉?#28216;?#21151;竟也不错,健步如飞。

    林扬、段延庆、?#23601;?#28165;、岳老三自然是跟得上,飞跃了一会,一行人进了一个山谷。

    谷中都是松树,山风过去,松声若涛。

    在林间行了里许,来到三间木屋之?#21834;?#21482;见屋前的一株大树之下,有一老人坐在一块大石前,大石上有棋盘,但见那棋盘雕在大青石上,黑子、白子全是晶莹发光,摆着一副棋局。

    那老人是个矮瘦的干瘪老看小说到吞噬 tsxsw.com头儿,见到众人前来,双眉一轩,目光在林扬、段延庆、?#23601;?#28165;、岳老三等人身上打转,打量着。

    两个青年汉子上前?#28982;?#36215;了手势,又指了指林扬等人。

    老?#35828;懔说?#22836;,挥了挥手,两个青年汉子恭敬的退开。

    段延庆已被棋盘上的棋局吸引了注意力,他乃聪明绝顶的人物,自负棋艺精湛,放眼天下罕有敌手,一见到精妙棋局,瞬间就入了神。

    岳老三抱着一个黄金小箱,他是个粗人,只是在打量着干瘪老头儿,这就是那聋哑先生?也不知道武功究竟如何?

    ?#23601;?#28165;则一颗芳心都在郎君身上,甚么聋哑先生与棋局,根本就放不进心里。

    林扬上前笑道:“在下林扬,见过聪辩先生!”

    老人好似听不?#21073;至?#21448;哑的样子,心里却很是惊诧,他常年以聋哑先生自居,‘聪辩先生’这个雅号,却是三十年不曾用过,知道的人寥寥无几。

    不知道这个年轻后生从哪听来的?观其模样,也就是二十岁左右,自己用那聪辩先生的雅号时,这个年轻后生还没有出生。

    ...

    万达时时彩平台可靠?
  • <input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input>
  • <output id="t2ksg"><ruby id="t2ksg"></ruby></output>

    <output id="t2ksg"></output>
    <var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var>
  • <input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input>
  • <output id="t2ksg"><ruby id="t2ksg"></ruby></output>

    <output id="t2ksg"></output>
    <var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va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