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input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input>
  • <output id="t2ksg"><ruby id="t2ksg"></ruby></output>

    <output id="t2ksg"></output>
    <var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var>
    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
    首页都市大神戒章节

    第一百零五章 少林七十二绝技

    本因方丈将壁上悬挂的六脉神剑剑谱取下,又取过六个蒲团,一排放在地上。

    枯荣大师,保定帝,本因方丈,本观,本相,本参一一落座后,又调息起来,?#35828;?#19981;轻。

    林扬、木婉清、段延庆、岳老三站在一旁,过了一会,只听得段誉的声音道:“明王法驾,请移这边牟尼堂。”

    另一个声音道:“有劳施主领路。”

    声音甚是亲切谦和,彬彬有礼,让人一听就不自觉的心生好感,比段誉的娘娘腔好听太多。

    门外听脚步声共有十来个人,段誉推开板门,说道:“明王请!”

    大轮明王道:“得罪!?#26412;?#27493;进了堂?#23567;?/p>

    室内众人,齐齐看向大轮明王。

    鸠摩智看上去不到五十岁年纪,布衣芒鞋,脸上神采飞扬,隐隐似有宝光流动,便如是明珠宝玉,自然生辉。

    任谁一眼看去,都会觉得好一个得道高僧!

    除了林扬外,室内众人看着鸠摩智,都难免心生亲近之意。

    林扬虽然是第一次见到鸠摩智,却知道这和尚不是个好东西,道貌岸然,一身精深武功自不用说,那一身佛学?#27425;?#20102;狗。

    鸠摩智,天资聪敏,过目不忘,痴迷于武学,自得吐蕃国密教宁玛派上师授以“火焰刀”神功后,在吐蕃扫荡黑教,威震西陲,功力见识均已臻于极高境界,具大?#33108;郟?#31934;通佛法,每隔五年,开坛讲经说法。

    后来又与姑苏慕容氏传人慕容博结为朋友,用“火焰刀”的修练法诀交换,得以学习少林派绝学。

    鸠摩智只身前往大理国,企图抢夺大理不传之秘?#35835;?#33033;神剑经》,并展示“无相劫指”“拈花指”和“多罗叶指”震摄众僧,以一己之力使“火焰刀”挑战天龙?#36718;?#20711;合力使出的“六脉神剑?#20445;?#24341;发一场无形刀剑之战。

    一战不果,剑谱?#25442;伲?#20351;鸠摩智与天龙寺结下仇怨。鸠摩智便擒下保定帝为人质,段誉情急出手,最终“火焰刀”不?#23567;?#20845;脉神剑?#20445;?#20294;段誉却被鸠摩智擒下。

    鸠摩智于是掳走段誉,威逼利诱以套取剑谱,最后却让段誉逃脱。

    鸠摩智在太湖畔与段誉、阿朱、阿碧二姝失散之后,曾先?#34987;?#21442;合庄,起初见到庄中书房的藏书只是些《十三经注疏》《殿本廿二史》《诸子集成》之类书生所用的书本,全无所得。隔日才见到王夫人李青萝到参合庄找女儿,鸠摩智见机行事,跟踪至王家,在琅嬛玉洞中得知逍遥派小无相功的练法。

    后来游坦之在路上遇到鸠摩智,误以为鸠摩智是去少林寺的高僧,并将易筋经交给了鸠摩智,鸠摩智从?#35828;?#21040;易筋经练法,至此内力大增,但因练功急于求成,反之练出内伤。

    后鸠摩智到少林寺装逼,被虚竹所败。在西夏国王招亲期间,意外跌落一口枯井里,同时因走火入魔而狂性大发,一身内功刚好?#27426;?#35465;的“?#22721;?#31070;功”吸走。

    鸠摩智从此武功尽失,却因此而大彻大悟,返回吐蕃,埋首钻研佛经,成为一代高僧。

    说起来,鸠摩智的一生也堪称传奇,最后也得了善终,但如今林扬与鸠摩智初次见面,两人都尚未开始中原之?#23567;?/p>

    无巧不巧,大理成了两人中原之行前的同一站。

    鸠摩?#20146;?#36827;屋内,也是一怔,以他的眼力,一眼就看出枯荣大师、保定帝、本因方丈、本观、本相、本参等人,皆受了内伤,而且不轻。

    鸠摩智到来之前,早已对天龙寺进行了打?#21073;?#25152;以将众人一一认出,就是尚未来得及剃度的保定帝,也被他一眼认了出来。

    ?#27426;?#22825;龙寺的人都受了伤,就让他?#34892;?#25720;不清头脑,转头一看,见屋里竟然还有人存在,又是一怔。

    这些人自然是林扬、木婉清、段延庆、岳老三。

    鸠摩智压下心中疑问,向?#22871;?#27491;中的枯荣大师合?#21442;?#31036;,说道:“吐蕃国晚辈鸠摩智,参见前辈大师。有常无常,双树枯荣,南北西东,非假非空!”

    枯荣大师双手已被林扬废了,无奈只能拢在僧袍内,无法还礼,闻言一惊,接口道:“大轮明王博学精深,果?#24187;?#19981;虚传,一见面便道破了老衲所参枯禅的来历。明王远来,老衲未克远迎。明王慈悲!”

    鸠摩智道:“天龙威名,小僧素所钦?#21073;?#20170;日得见庄严宝相,大是欢喜。”

    本因方丈道:“明王请坐。”

    鸠摩智道谢坐下。

    鸠摩智双手合什,说道:“佛曰:不生?#24187;穡?#19981;垢不净。小僧根哭鲁钝,未能参透爱憎生死。小僧生平有一知交,是大?#21890;?#33487;人氏,复姓慕容,单名一个‘博’字。昔年小僧与彼邂逅相逢,?#21442;?#35770;剑。这位慕容先生于天下武学无所不窥,无所不精,小僧得彼指点数日,生平疑义,颇有所解,又得慕容先生慨赠上乘武学秘笈,深恩厚?#25314;?#26080;?#19968;?#24536;。不意大英雄天不假年,慕容先生西归极乐。小僧有一不情之请,还望众长老慈悲。”

    本因方丈道:“明王与慕容先生相交一场,即是因缘,缘分既尽,何必强求?慕容先生往生极乐,莲池礼佛,于人间武学,岂再措意?明王此举,不嫌蛇足么?”

    鸠摩智道:“方丈指点,确为至理。只是小僧生性痴顽,?#23637;?#22235;十日,始终难断思念?#21152;?#20043;情。慕容先生当年论及天下剑法,深信大理天龙寺‘六脉神剑’为天下诸剑中第一,恨未得见,引为平生最大憾事。”

    本因道:“敝寺僻处**,得蒙慕容先生推爱,实感荣宠。但不知当年慕容先生何不亲来求借剑经一观?”

    鸠摩智长叹一声,惨然色变,默然半晌,才道:“慕容先生情知此经是贵寺镇刹之宝,坦然求观,定?#24187;?#20801;。他道大理?#38382;?#36149;为帝皇,不忘昔年江湖义气,仁惠爱民,泽被苍生,他也不便出之于偷盗强取。”

    本因谢道:“多?#24515;?#23481;先生夸奖。既然慕容先生很瞧得起大理?#38382;希?#26126;王是他好友,须?#30887;?#24565;慕容先生的遗意。”

    鸠摩智道:“只是那日小僧曾夸口言道:‘小僧是吐蕃国师,于大理?#38382;?#26080;亲无故,吐蕃大理两国,亦无亲厚邦交。慕容先生既不便亲取,由小僧代劳便是。’大丈夫一言既出,生死无悔。小僧?#38405;?#23481;先生既有此约,决计不能食言。”

    说着双手轻轻击了三掌,门外两名汉子抬了一只檀木箱子进来,放在地下。

    鸠摩智袍袖一拂,箱盖无风自开,只见里面是一只灿然生光的?#24179;?#23567;箱。

    鸠摩智俯身取出金箱,托在手中,揭开金箱箱盖,取出来三本?#21049;幔?#20957;视着这三本书,忽然间泪水滴滴而下,溅湿衣襟,神情哀切,悲不自胜。

    众人见他落泪,无不大为诧异,枯荣大师道:“明王心念故友,尘缘不净,岂不愧称‘高僧’两字?”

    林扬看着鸠摩智手中的三本书,突然插口道:“大师拿的可是少林七十二门绝技手书?”

    鸠摩智正哭得起劲,闻言一怔,他?#22993;?#35828;,这人怎么知道?点头道:“这三卷武功诀要,乃慕容先生手书,阐述少林派七十二门绝技的要旨、练法,以及破解之道。”

    众人听了,都是一惊:“少林派七十二门绝技名震天下,据说少林自创派以来,险了宋初曾有一位高僧身兼二十三门绝技之外,?#29992;?#26377;第二人曾练到二十门以上。这位慕容先生能知悉少林七十二门绝反的要旨,已然令人难信,至于连破解之道也尽皆通晓,那更是不?#20260;家?#20102;。”

    只听鸠摩智继续道:“慕容先生将此三卷奇书赐赠,小僧披阅钻研之下,获益良多。现愿将这三卷奇书,与贵寺交换六脉神剑宝经。若蒙众位大师俯允,令小僧得完昔年?#25490;擔?#23454;是感激不尽。”

    即便鸠摩智拿少林七十二门绝技来换,枯荣大师还是不依,?#38382;?#20013;人,一阳指尚且修习不得巅峰,要旁?#35828;?#27494;学奇经作甚?

    所谓武tsxsw.com功无优劣,功力有高下,?#27604;唬?#36825;是以一阳指与少林七十二门绝技来说。

    若是换成凌波微步、独孤九剑等终极技能,又是另外一个层次。

    鸠摩智见枯荣大师一副死也不换的模样,语气淡然,却威胁道:“我吐蕃国主久慕大理国风土人情,早有与贵国国主会猎大理之念,只是小僧心想此举势必多伤人命,大违我佛慈悲本?#24120;?#25968;年来一直竭力劝止。”

    言下之意,要是不同意,那就是两个国家的事情了!

    他是吐蕃国师,吐蕃国自国主而下,人人崇信佛法,便与大理国无异。鸠摩智向得国王信任,是和是?#21073;?#22810;半?#21892;?#20182;一言而决。

    枯荣大师等人皱眉,既然鸠摩智这么说,那就要分个高下,来决定六脉神剑剑谱的去留。倘若为了一部经书而致两国生灵涂炭,委实大大的不值得。吐蕃强而大理弱,战事一起,大局可虑。

    这么一来,又回到了初衷,枯荣大师等人都受了伤,无暇再?#21073;?#40784;齐往林扬看去。

    他们也都明白,林扬有出手相助的意思,至于之前的‘借阅’六脉神剑之举,只能暂且搁下不提。

    枯荣大师已暗下决定,若是林扬不是对手,就是把六脉神剑经毁了,也不能让外?#35828;?#21435;!

    ...

    万达时时彩平台可靠?
  • <input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input>
  • <output id="t2ksg"><ruby id="t2ksg"></ruby></output>

    <output id="t2ksg"></output>
    <var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var>
  • <input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input>
  • <output id="t2ksg"><ruby id="t2ksg"></ruby></output>

    <output id="t2ksg"></output>
    <var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va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