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input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input>
  • <output id="t2ksg"><ruby id="t2ksg"></ruby></output>

    <output id="t2ksg"></output>
    <var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var>
    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
    首页都市大神戒章节

    第一百章 天龙寺内

    保定帝往天龙寺内走去,段誉?#24187;?#25152;以,看了林扬等人一眼,众人都?#34892;?#22909;奇的跟了上去。

    只有林扬心下明了,想来是那鸠摩智到了,这厮心痒六脉神剑,打着祭奠慕容博的借口,准备与天龙寺的众僧过过招,强取剑谱。

    要是寻常和尚也就罢了,任你武功再高,堂堂大理国的皇家寺院,岂容放肆?但鸠摩智是吐蕃国师,背后站着一个国家,哪怕是大理国也不敢怠慢。

    保定帝一入寺,便去谒见方丈本因大师。

    本因大师若以?#20934;?#36744;份排列,是保定帝的叔父,出家人既不拘君臣之礼,也不叙家人辈行,两人以平等礼法相见。

    本因方丈看了段誉一眼,目光在林扬、?#23601;?#28165;、段延庆、岳老三等人身上一转,略一沉吟,?#34892;?#19981;解道:“这些施主是?”

    “这些是我大理的客人,这位是当年的延庆太子!”保定帝说着,看了段延庆一眼,他将段延庆引入天龙寺中,也是想试探一下这位当年的延庆太子,到底有?#25105;?#22270;,能够了却这段旧怨,那是再好不过。

    而天龙寺正是了却这段旧怨的最好地?#21073;?#22240;为段延庆的亲人在这,如眼前的本因方丈。

    “甚么!?”本因面色大变,极为意外的看向段延庆,惊呼道:“你是延庆?”

    “见过叔父。”段延庆目光复杂,以腹语术叫了一声,眼前的本因方丈,出家前,与他的父亲上德帝段廉义,是极为要好的堂兄弟。

    本因面色激动,没想到竟见到了段延庆这个侄儿,不禁想起了被奸臣所害的族兄,上德帝段廉义,良久,叹了口气。

    当年出家前,他与族兄的独子,也就是延庆太子,那也是极为亲近的。当年延庆太子来天龙寺求助,本因?#34892;?#30456;助,但枯荣大师有令不可插手,他当年又人微言轻,才?#34892;?#26080;力。

    本因直言问道:“延庆,你回到大理,所欲何为?”在他看来,这位侄儿回到大理,定是心中不?#21073;?#24819;要报复。

    “小侄回到大理,确实想要与?#38382;?#20570;个了断,夺回属于我的东西。幸得林少侠点化,已放下心中执念,如今只想做一个闲散的江湖客罢了。”

    段延庆何等聪明的人物,一眼就看穿这?#30343;?#29238;的想法,以腹语术淡淡出声。这让众人纷纷看向林扬,不知他是如何点化这位延庆太子的?

    “阿弥陀佛!”本因意外之极,向林扬施了一个佛礼,道了一声佛号,实则心里满是疑问。

    保定帝也是如此,正视起林扬。

    反观段誉、?#23601;?#28165;、岳老三,虽然不知道林扬如何点化段延庆的,却习惯了他神仙般的手段,并不意外。

    迎着众?#35828;哪?#20809;,林扬轻轻点头,算是示意。

    保定帝也不好追问,问起正事:“大师命人请我来,不知有甚么事?”

    本因道了声佛号,看了林扬与段延庆等人一眼,沉吟片刻,道:“请随我去牟尼堂。”

    除了林扬心下明了,?#38405;?#20845;脉神剑的剑谱也?#34892;?#24515;痒,众人都是?#24187;?#25152;以。

    两名小沙弥在前引路,其后是本因方丈,保定帝与林扬等人,由左首瑞鹤门而入,经幌天门、清都瑶台、无无境、三元宫、?#24503;?#22823;士院、雨花院、般若台,来到一条长廊之侧。

    “这天龙寺估计比大理皇宫还要富丽堂皇。”林扬一路走来,好奇的观望着,这么富丽堂皇的寺院他还是第一次见,不知道那少林寺又如何?

    两名小沙弥躬身分站长廊两旁,停步不?#23567;?/p>

    众人沿长廊向西走,来到几间屋前。

    只见那几间屋全以松木拾成,板门木柱,木料均不去皮,天然质朴,和一路行来金碧辉煌的殿堂截然不同。

    屋前,本因方丈双手合什,道了声佛号:“阿弥陀佛!”

    屋内一人说道:“方丈请进!”

    本因伸?#21482;夯和?#38376;。板门支支格格的作响,显是平时极少有人启闭。

    保定帝、林扬、?#23601;?#28165;、段誉、段延庆、岳老三等人都?#34892;?#22909;奇的跟了进去,只见室中有四个看小说到吞噬 tsxsw.com和尚分坐四个蒲团。

    三僧进外,其中二僧容色枯槁,另一个半大魁梧。

    东首的一个和尚脸朝里壁,一动?#27426;?/p>

    其中两个枯黄精瘦的僧人法名本观、本相,都是本因方丈的师兄,那魁梧的僧人法名本参,是本因的师弟。

    林扬眉头一挑,没想到这天龙寺中的和尚,一个个竟都是江湖上罕见的好手,屋内的几个和尚,一身气机都不在保定帝之下,放眼江湖,都是横着走的人物。

    比起一等一的高手,号称四大恶人之首,横行天下的段延庆,这些和尚怕也只是稍逊一筹,要是两个一起上,段延庆也得掂量掂量。

    看来天龙寺也是有货的,转念一想,这些人都是段延庆与段正明的叔父辈,多练了十几二十年,已经被后辈迎头?#20185;希?#20063;不算出类?#23627;汀?/p>

    东首朝里面壁,一动?#27426;?#30340;和尚,一身气机更是若有若无,明显是内功练到了极为精深的地?#21073;?#22235;大恶人之首的段延庆,怕也不是对手。

    此时段延庆正恨恨的看向那面壁和尚,以腹语术道:“枯荣大师的枯荣禅功,是愈发精进了!”

    三位和尚已经起身,那面壁和尚却一动?#27426;?#27492;刻屋内众人都没有出声,显然是不想打断那面壁和尚的功课。

    段延庆这一出声,让三位起身的和尚眉头皱起。

    那面壁和尚却依旧一动?#27426;?#22909;似没有听到。

    本因方丈看着延庆侄儿这番模样,就知道他对当年来天龙寺求助,枯荣大师不管不顾有怨气,此刻不愿大家起了冲突,站出来道:?#32610;?#26126;,此番请你来,是为了大雪山大轮明王之约,你先参详参详。”

    “大雪山大轮明王佛法渊深,跟咱们有何瓜葛?”保定帝不解,见本因方丈从怀中取出一封金光灿烂的住来,递了过来,伸手接住。

    着手重甸甸地,但见这信奇异之极,是?#27809;平?#25171;成极薄的封皮,上用白金嵌出文字,乃是梵文。

    保定帝识得写的是:“书呈崇圣寺住侍”

    众人目光所及,林扬、?#23601;?#28165;、岳老三顿?#32972;?#20102;文盲,段誉小声道:“书呈崇圣寺住侍。”

    说着,只见保定帝从金套中抽出信笺,也是一张极薄的金笺,上用梵文书写,大意说:

    “当年与姑苏慕容博先生相会,订交结友,谈论当世武功。慕容先生言下?#24616;?#23546;‘六脉神剑’备致推崇,深以未得拜观为憾。近闻慕容先生仙逝,哀痛无已,为报知己,拟向贵寺?#26234;?#35813;经,焚化于慕容先生墓前,日内来取,勿却为幸。贫僧自当以贵重礼物还报,未敢空手妄取也。”

    信末署名‘大雪山大轮寺释子鸠摩智合十百拜。’

    众人目光所及,又是段誉为林扬三个文盲,小声解说起来。

    林扬只觉得这金笺造型精致,笺上梵文也以白金镶嵌而成,镶工极尽精细,显是高手匠人花费了无数心血方始制成,上面的字符却一个也不认识。

    “没想到这鸠摩智也挺奢侈的,这玩意要是拿到?#25191;?#21435;,就算不是古董,也能卖不少钱。”林扬笑了笑,单是一个信封、一张信笺,就是两件弥足珍贵的宝物,这大轮明王的豪奢,?#19978;?#32780;知。

    事情却如他所料的那样,果然是鸠摩智那厮来了。

    保定帝素知大轮明王鸠摩智是吐蕃国的护国法王,但只听说他具大智慧,精通佛法,每隔五年,开坛讲经说法,西域天竺各地的高僧大德,云集大雪山大轮寺,执经问难,研讨内典,闻法既毕,无不欢喜赞叹而去。

    就连保定帝也曾动过前去听经之念,这信中说与姑苏慕容博谈论武功,结为知己,然则也是一位武学高手。这等大智大慧之人,不学武则已,?#20219;说?#20013;人,定然非同小可。

    “六脉神剑?”想起信中提及的武学,保定帝不禁问出了声,?#35828;任?#23398;他也是第一次听。

    屋内众人提起心神,除了林扬与几个和尚外,段延庆这位昔年太子,也是第一次听说。

    本因方丈道:“‘六脉神剑经’乃本寺镇寺之宝,大理?#38382;?#27494;学的至高法要。正明,我大理?#38382;?#26368;高深的武学是在天龙寺,你是世俗之人,虽是?#32422;?#23376;侄,许多武学的秘奥,亦不能向你泄漏……”

    ?#21534;?#24471;?#25300;?#21719;--”一声大喝,各人耳中均震得嗡?#20439;?#21709;。

    正是佛门中一门极上?#35828;?#21151;夫,叫作‘狮子吼’,一声断喝中蕴蓄深厚内力,大有慑敌警友之效。

    只听那面壁而坐的僧人说道:“我大理?#38382;?#30340;事情,岂容外人知道?”

    说着,站起转身,目光炯炯的盯住林扬、?#23601;?#28165;、岳老三,还有段延庆。

    ...

    万达时时彩平台可靠?
  • <input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input>
  • <output id="t2ksg"><ruby id="t2ksg"></ruby></output>

    <output id="t2ksg"></output>
    <var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var>
  • <input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input>
  • <output id="t2ksg"><ruby id="t2ksg"></ruby></output>

    <output id="t2ksg"></output>
    <var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va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