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input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input>
  • <output id="t2ksg"><ruby id="t2ksg"></ruby></output>

    <output id="t2ksg"></output>
    <var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var>
    首页穿越小说赘婿章节

    第十六章 聂云竹

    中秋过后,江宁城的天气晴朗了大概两天,然后便开始转yīn,走在道路上,微冷的秋风卷舞起街道上的落叶,也给一度喧嚣的城市,增添了几分萧瑟的感觉。

    当然,在大多数人看来,城市依旧是平rì的样子,秋天的样子本就该是如此,河面上水sè清清,画舫依旧,船儿带动了浆声,自依依的垂柳间轻盈划过,风将附近的落叶卷起,随后打着旋儿飘落在水面之上,随波光沉浮漂向远方。城市道路间行人车马、青衣小轿、贩夫走卒形形sèsè,宽街窄巷、青石长阶,木制的桥梁自稍窄的河道上横跨而过,水流稍缓之处,便能看见女子在石阶上浆洗衣物,闲谈说笑的情景,远远的,茶楼饮宴,酒肆飘香。

    大多数的人,还是在忙忙碌碌地为生活而奔忙着,当然,既已习惯,那边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了。若得闲稍停,或去茶馆小坐,或在路边暂歇,偶尔提起近rì有趣的传闻,大抵少不了前tsxsw.com几rì中秋夜的事情,而其中,被提及频?#39318;?#39640;的,大抵也就是那首水调歌头的出世,以及有关止水诗会,理学大家康贤怒斥众?#35828;?#20107;情了。

    起因经过结果,巧?#38386;?#24565;高cháo。所谓戏剧xìng,总得满足这些条件才行,若仅仅只是某某才子赋诗一首,技惊四座,文采风流,人们也是听得腻了,如果再加上才女青睐,戏剧xìng便要增添几分,而这水调歌头,在这方面便做得更足了一些,人们?#19981;?#22909;诗词,也?#19981;?#36825;样的故事,几rì以来,若去青楼楚馆闲坐,姑娘们出来时,少不了也要听听这曲“明月几时?#23567;保?#21697;评一番其中妙处。

    至于?#39318;?#32773;的信息,目前还仅在猜测当中,未有太多的可靠消息出来。

    苏府,宁毅,宁立恒。为苏府赘婿。

    止水诗会上,康贤的几句训斥,坐实了水调歌头佳作的名头,却抹不?#34903;?#20154;心中的疑惑,他之前为何名声不显,为何有此才华,还去一商贾之家入赘为婿,最重要的是,他的这首词,是否是买来的或是剽窃所得,几乎是每一个谈论者最为关心的事情。

    丑闻往往比好评来的更有戏剧xìng,人们的心中也更倾向于接受这样的东西,文人买诗沽名钓誉的事情并非什么奇闻,众人每每谈起,大抵都倾向于这样的猜测。毕竟赘婿的身份是低下的,有的甚至会说这等人毫无骨气、数典忘宗,稍有傲骨之人便不会做这样的事。

    不过,几rì之中,倒也有说法道苏府二小姐檀儿天姿国sè、温婉大方,宁毅一见倾心,为与之长相厮守,于是甘愿入赘。然而在这个大男子主义之上的年代,相信这?#27490;?#20107;的人毕竟少之又少,社会上狎jì成风,女子的地位如货物一般,为一女子做到这种程度,谁肯相信。而退一步说,即便相信,此人若毫无才华,那倒罢了,若真有才学还为一女子入赘,那就真是天怒人怨,枉为男儿,枉读圣贤之书,甚至枉为世人。

    这个年代,人们更?#19981;?#30340;还是男主金榜题名后回来迎娶喜爱女子这样的童话,为一女子抛弃所有这样的事情,人们是受不?#35828;摹?/p>

    因此几rì下来,众人对于宁毅的猜测,反倒是以负面的看法居多,入赘本是原罪。当然如今结论?#24418;?#20986;现,猜测之余人们还是保持着好奇的心情在?#21364;?#26356;?#31185;?#30340;消息的出现。另一方面,若?#30475;?#23545;于这首水调歌头的质量以及?#39318;?#32773;的才华,人们还是保持着惊叹的,并且这种惊叹的热度,如今还在上升,几rì以来,众人对它的溢美之辞,还是在不断地增加着。这次的中秋诗词比斗,它的评价与风头怕是要远远的超过其余诗词,这样的情况,也已经有好几年未有出现过了。

    秦?#26149;?#26368;为热闹的地方,便是夫子庙及贡院一带,与之隔河相对的便是众多青楼楚馆所在之地,此时才过中午,这些地方?#24418;?#24320;门,不过该起床的还是已经起来了,若从下方街道走过,也能看见一些女子在楼上或倚栏独坐,或闲聊嬉戏,内里的院?#34903;?#20013;,隐约有丝竹之声,渺渺而来。

    这样的乐声,有的是已有艺业的女子在楼中练习,也有的是随了青楼?#25165;?#30340;老师学习琴曲的小姑娘。此时在金风楼的内院当中,便有一堂教授琴曲的课程已经进入尾声,几名年纪较小的女孩儿仍在认真弹奏着教授的曲目,?#26082;?#33606;钗、衣着朴素的女先生此时正坐在前方的小桌前,拖着下?#21534;?#30528;这些琴声。

    女子的年纪其实不过二十来岁,穿着打扮虽然朴素,比之青楼中的花花绿绿大有不如,但她的样貌却极是出众,清丽雅致的瓜子脸,秀眉如黛,气质也是极为出众,此时坐在那儿静静地听着琴,身影便给人一种淡淡如水墨般的感觉。比起下方学琴的这些女孩儿来说,其实要出众得多。

    按照一般的流程,待到琴曲弹完,女子指点一番之后,今rì的教学也就到这了,不过,就在女子准?#29976;?#25342;东西时,下方的几名女孩子对望几眼,其中?#24187;?#22899;孩儿笑道:“云竹姐,云竹姐,可不可?#36234;?#25105;们唱水调歌头?”

    “嗯?水调歌头……”被称为云竹的女子?#35835;?#24867;,随后望着她们,眨了眨眼睛,大概是?#24187;靼姿?#20204;为什么要学这个,下面的女孩儿已经说了起来。

    “这几rì过来的客人都爱听这个呢……”

    “就是中秋那夜的那首……”

    “我们也很?#19981;?#21834;。”

    女子听到这里,已?#24187;?#30333;过来:“中秋?这次中秋出来的好诗?#20107;穡俊?/p>

    “啊?云竹姐,你还不知道啊?”

    “这几次有事,倒是?#36824;说?#19978;注意中秋的事情了……”女子露出微笑,只是在那笑容的底层,有着些许的疲累,不过眼前的这些女孩子恐怕都未必能看得出来。

    随后这几名女孩子便叽叽喳喳地拿出了抄有那水调歌头的小册子,女子坐在那儿,一字一句地看着,嘴唇微动,她是真正能明白这诗词好处的,不一会儿,神情便认真起来。下方的女孩儿便在这样的气氛中说着中秋那夜这诗词的来历。

    ?#21834;上В?#37027;个人入赘到别人?#20381;?#20102;。”

    “是啊,是个赘婿……”

    “现在大家都说这首词是买来的……”

    “不过词真的很好啊……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……”

    叽叽喳喳叽叽喳喳,下方的女孩你一言我一言地说着诗词的来历背景,随后还唱了出来,她们对于音律虽然还在学,但每rì里金风楼的姐姐们都在唱,学着唱出来还是没问题的。事实上有关水调歌头这词牌的曲谱楼中也有,她们学了各种指法,自己也能对着弹,但终究还是有人教教最好。

    “赘婿啊……”云竹看着那词,听完大家的讲述后方才笑道,“这样的话,水调歌头的曲,几?#24187;妹?#24212;该多少都会了吧?”

    “我们也照着弹了,但是有的地方弹?#32531;謾?/p>

    “嗯,曲子学了便行,水调歌头这曲,有几处指法特别一点的地方,唱词呢,其实也可以稍稍变化几处,我带着几?#24187;妹?#24377;奏一次,然后再为大家?#27493;狻?/p>

    如此说着,几名女孩子回到了琴前坐着,云竹目光扫过一圈,将?#31181;?#25353;上瑶琴琴弦,一个轻盈柔雅如烟黛般的笑容之后,指尖轻挑而起。

    “明月几时?#23567;?/p>

    袅袅的琴音自房间里响起来,多?#35828;?#28436;奏,绝大多数人还不熟悉的情况下,本应是?#34892;?#28151;**的,然而在这片琴音当中,最为明晰优美的那道琴音却是稳稳地带着曲调在走,虽然声音都是一样的大小,但那道琴音在意境上完全同化了其余的乐声。随后,柔美的嗓音也带着大家的唱腔响起,若此时有jīng通?#35828;?#30340;客人前来,或许便会发现,这道乐声与唱功,竟是比之金风阁绝大多数的女子都要出sè得多,甚至比之如今金风阁的头牌元锦儿都未有丝毫逊sè。

    元锦儿的声音走的是活泼轻灵的感觉,这声音则如流水如铃音,让人心中安静闲适,乐声如此响起时,附近的一些姑娘也往这边过来,远远地听着。待到一曲水调歌头唱完,才?#34892;?#20154;说道:“是云竹姐啊……”

    “云竹姐的唱功还是这般好……”

    或佩服或嫉妒。过得不久,里面的课程终于也结束了,剩下的便是女孩子们自己的练习。?#26082;?#33606;钗的女子手上拿着个小小包裹自房间里出来,穿过长廊,也与几名认识的女子打了招呼,随后去到妈妈的房间里支取授课的费用。一路离开时,却在外面的廊道间遇上了元锦儿。

    “云竹姐。”

    “锦儿妹妹。”

    “刚才在上面听见云竹姐唱歌了呢。这首水调歌头,果真是云竹姐来唱才最好的,锦儿总觉得自己?#20063;?#21040;这样的?#26408;常?#21809;出来也?#32531;?#21548;。”

    元锦儿今年十七岁,xìng子活泼一些,双方寒暄几句,她才敛去了灿烂的笑容,轻声问道:“云竹姐,胡桃妹妹怎么样了?”

    “这些rì子倒好,病情再过几rì,大抵便要痊愈了。”

    “那就好了……”元锦儿点点头,片刻之后,看看周围无人,方才从身上拿出一小包东西,“云竹姐,我知你平rìxìng情,但是胡桃妹妹既然生病,总是需要应?#20445;?#36825;里?#34892;?#38065;物还望姐姐收下,姐姐当初?#36234;?#20799;照顾,锦儿一?#22868;?#22312;心里的……”

    她想要将那小袋银钱放到对方手中,然而云竹推辞了一番,虽然很感动,但终究没有收下。

    “胡桃的病情的确是要好了,若不是,姐姐定不会拿此事来硬撑的。锦儿妹妹还是将钱攒下,若有一rì,能为自己赎了身,方才能ZìYóu自在……”

    “我没有姐姐那等心xìng呢。”两人方才说了些窝心的话,此事眼眶都稍稍?#34892;?#32418;,元锦儿用?#31181;?#25577;了揩眼角,笑了起来,“锦儿现在这种样子,终是打算选个男人嫁掉的,银钱留在身边,其实也无甚大用,何况这也不多,?#19968;?#26377;的……”

    “若能遇上心仪的才子……”

    “锦儿才不嫁身无长物只会口舌生花之人,花言巧语也抵不了饭吃。本是为妾为婢的命,终是要找个?#34892;?#38065;财地位的人?#20598;?#30340;,好在如今还?#34892;?#21517;声,要嫁也不难的……”

    这大概也算是人各有志了,两人一路往外走,说了些贴心话儿,但最?#30504;?#36824;是在金风楼的侧门分开了,元锦儿笑着挥手,直到对方的身影在视野中消失不见,方才将手放下来。

    ?#34892;?#32673;慕,可也?#34892;?#21497;息,连她自己也?#24187;?#30333;的心情。

    被她称为云竹姐的女子名为聂云竹,也是前几年金风楼最受欢迎的女子之一,琴艺唱腔诗文书画都是一绝,只不过她心xìng淡泊,一直都不是最红的,以往秦淮选花魁,她也不愿去参加,因此名气始终到不了顶尖。到了两年前,她攒够了银子,为自?#27827;?#20011;鬟胡桃赎了身,找了一处地方住下。直到如今,还有人来金风楼?#34987;?#20598;尔问起她来。

    其余的青楼女子,即便是给自己赎了身的,往往也会与许多恩客保持来往,与才子之流参与诗会文会之类的,然而云竹姐不同,她几乎跟以往的那些人都断了联系。青楼生活无非迎来送往,两年未出现,她也便淡出了这一片世界,只是仍旧接下教人琴曲的工作,算是赚些生活花销。

    只是这教琴授曲的事情赚钱终究不多,她便是不教,如今的楼中也有大把人可以胜任。她两年前赎身之时还是剩了些银钱的,但到得如今,却听说情况不太好了。主婢两人过得一直是青楼的生活,胡桃随懂得伺候人,但有关生活的事情或许还是不擅长的,过了这两年的时间,银钱大抵也耗光了,她们又只能接接青楼里的工作,最近听说胡桃生病,两人过得似乎也不怎?#26149;謾?#20803;锦儿感激对方以前的照顾,于是想要拿出银钱来帮忙,她拿得不算多,但谁知道对?#34903;?#31350;还是没有收下。

    女人啊,在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ZìYóu自在可言,青楼看来风光,五陵年少争缠头,一曲红绡不知数,可到得最后,终究还是妾婢之命,谁还能把你?#24187;?#38738;楼女子当成正妻来待么。云竹姐心xìng坚?#20572;?#33509;自己也赎了身出去,弱女子在这世上没个依靠,又能撑到什?#35789;?#20505;,?#38454;?#21518;,怕是又要回到这青楼中来了。

    她轻轻叹息一声,转身往回走去……

    ********************

    离开药铺之时,聂云竹点?#35828;?#36523;上的余钱,放进最贴身的衣兜当?#23567;?/p>

    加上当掉簪子的钱,还能用上些许时rì,最令她放心的是,胡桃的病情终于是要痊愈了,这便最好了。

    两年前离开青楼之时,两人没有多少单独生活的经验,胡桃小时候虽然过过苦rì子,但在青楼多年,那也毕竟是小时候的?#19988;洌?#33021;够煮饭煮菜便是很好了。没有什么计划的主仆两人过了好一段没什么完全随xìng的rì子,虽然也做了些工,譬如自己来金风楼教琴曲,但一向以来仍旧是入不敷出。不过到了现在,虽然剩的银钱不多,但只要胡桃好起来,主仆俩做些事情,还是能够让收支平衡了。

    拿起手上装着写小物件的小?#21450;?#21478;一只手轻轻提起包好的药,她一路朝回家的方向走过去,低着头,一半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身上的小?#36947;錚?#33258;?#27827;?#32993;?#39029;?#26469;生活之后,在人多的地方被偷过两次钱袋,现在想起来觉得?#19978;А?#19968;路离开了朱雀大街,行人渐渐没有那么多了,这Jǐng惕才放下来,四周依旧是些卖东西的店铺,快要转过街?#26391;保?#21069;方一道身影忽然晃过了眼帘。

    ?#20303;?/p>

    她抬起头来,疑惑地望去,那道身影已经在不远处的转角边不见了,怀着这样的心情快走几步,到得那路口时,她才终于看清了那边的那道身影。

    确实是他……

    不远处的街道边,样貌单薄且文气的男子就站在几家店铺的前方,手上拿了一块大木板,一边看几家店铺里卖的东西,一边?#34892;?#26080;聊地将那木板晃来晃去,随后点?#35828;?#22836;,进入了一家店铺的大门。

    看起来,他是要买木炭的样子。

    聂云竹想了想,跟了上去……

    ****************

    第一周推荐,求各种给力支持,点击、收藏、推荐票都请来得猛烈些吧^_^

    起点中文网 .qidian.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!

    万达时时彩平台可靠?
  • <input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input>
  • <output id="t2ksg"><ruby id="t2ksg"></ruby></output>

    <output id="t2ksg"></output>
    <var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var>
  • <input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input>
  • <output id="t2ksg"><ruby id="t2ksg"></ruby></output>

    <output id="t2ksg"></output>
    <var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va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