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input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input>
  • <output id="t2ksg"><ruby id="t2ksg"></ruby></output>

    <output id="t2ksg"></output>
    <var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var>
    首页穿越小说赘婿章节

    第一〇七章 添乱

    “这到底是谁啊……”

    “以往未曾见过啊……”

    “新来的?”

    一曲水调歌头完?#29616;?#21518;,细细碎碎的声音。若是旁人来唱这歌,能得到的评价恐怕不是平淡便是离经叛道,但在这一时间,竟全然无人?#38405;?#21809;法表示疑问。所能感受到的,也只是方才那恬淡歌声包含的巨大感染力。

    聂云竹在三年前便是金风楼的的台柱之一。她幼时生于官宦人家是享誉一时的才女,后来在金风楼中,琴曲歌艺卓然成家,当时虽然还有些特sè或是棱角,但?#23478;?#19978;在江宁也已经是数一数二的大家,若非是她刻意收敛,不去与人争,便是四大行首,江宁花魁,也未必没有一争之力。

    相对而言,如今的吕霞虽是燕翠楼的台柱,但在花魁赛中,不过是前十六的位置,比之三年前得聂云竹都大有不如。此时聂云竹经过三年的沉淀与修养,洗净了铅华,脱去了心中的枷锁与负担,在琴曲歌艺上已然有了更高一层的蜕变。这种蜕变在青楼之中难以寻找到,也是因为她后来找到了依靠与寄托,方能真正的心安于静,这时候仅仅是在燕翠楼中表演,孰高孰低,其实根本没什么可议论的。

    也只有在二楼的平台走廊间,薛延与柳青狄等人听完了这歌声,忍不住问出来:“这……是谁啊?”

    吕?#23478;?#20102;摇头,声音细若蚊蝇:“我也没见过……”随后也忍不住望了望在一边微蹙眉头的宁毅,那女子唱得是水调歌头,该与他有些关?#25285;?#21487;为什么这宁毅会是这等表情。

    说话之中,那在台上从容唱完了歌,如百合与墨莲般吸引了所有人目光的女子也已经倒上了茶水,双手捧着那杯子安安静静地上楼,一路朝这边走过来了。片刻之后,众人?#20081;?#35782;地让开了路,包括吕霞在内的众人看着那女?#24188;?#36807;去,在宁毅身前停了下来,盈盈屈膝行了一礼,微笑着将那茶杯递了过去。

    方才在楼下,吕霞也是类似的神态,将酒杯递给了薛延。但此时两人都在楼上,相距不远,一身红装的吕霞与那白衣的女子相比起来,存在感委实大有不同,这白sè衣裙的女子此时已然成为焦点,而在这焦点中,宁毅笑了笑,伸手接过那茶杯,一口饮尽,随后将茶杯交还了回去。

    后方,李?#20498;?#36215;掌来,随后苏家的众人也开始鼓掌,掌声在大厅里响起来。

    到得此时,众人哪里还?#24187;?#30333;,?#32622;?#26159;这女子看不惯那吕霞选了薛家人,因此出来?#38405;?#23425;毅表示一番,只从她演奏的曲目上便能看出来。若是一般的女子出来献丑,做这等事情,未免有些小家子气,但这女子的一曲歌声直接压倒了所有?#35828;?#20809;芒,就算她是苏家人请过来的,众人也是首先好奇起这女子的身份来。

    二楼之上,宁毅与那女子,此时其实正在这掌声间,?#37027;?#22320;说着?#21834;?/p>

    *****************“不用做到这个程度的……”交接茶杯的片刻间,宁毅微笑着摇了摇头,“元锦儿方才已经告诉我内情了,其?#24471;?#22810;大的事情。”

    “我知你xìng情淡泊,未必会当成什么大事。”云竹在那面?#26149;?#31505;了笑,“可我却看不过去。”

    这话语简简单单,期间却有着一股无需多说的力量,宁毅原本有些话要说,这时候略略归纳一下:“不管怎么样,谢谢。”

    “会的不多,能拿出手的大抵也就是这些了。”

    “吓到我了。”

    “嗯?”

    “不止几层楼那么高,怕有十几层了。”

    “呵……”

    话语在这片刻间悄然传递来去,掌声也已经渐渐停下来,众人看着宁毅与聂云竹就这样在廊道上站着,等着下一步的事情。宁毅?#27785;似?#21608;围,想着该不该让聂云竹到一边坐下,聂云竹这时其实也已经在瞥向四周,变得有些脸红。低了头,轻声提醒:“你?#20040;?#36175;?#25671;?/p>

    “嗯?”

    “打……赏。”

    她的话语更轻,一时间?#36127;?#26159;在对口?#20572;?#22240;为旁边都在看。宁毅这才?#20174;?#36807;来,“哦”的一声从身上掏钱:“嗯,没错没错……我有五百两……谢?#36824;?#23064;的?#37327;?#34920;演了。”

    方?#24597;?#38686;那边苏、薛两家加起来才是五百两,这一笔的打赏实在是有够惊人了,宁毅的神态其实也似模似样,对表演的感谢大声说完,尽量让周围的人听到,又小声附了一句:“诗词便不替你写了。”眼下尽量将影响缩小才是正理,没必要继续扩大。不过这话说完,聂云竹那边微微有些窘迫,宁毅递出银票她不接,也有点尴尬,李频在那边翻了个白眼,随后有轻笑声响了起来,宁毅才?#20174;?#36807;来不?#20303;?/p>

    聂云竹红着脸,微微跺了跺脚,随后朝宁毅身侧挤了挤眼睛,宁毅将银票放到身后一名燕翠楼中女子捧着的小木盘上,一脸黑线。

    “那我便走啦。”云竹笑着说了一句,听着周围的笑语声,低头走出了人群的圈子,往那边楼梯口过去。宁毅吐了一口气,苏家人眼下大抵不会有被薛家人压倒的感觉了,当然,接下来需要考虑的事情恐怕还有不少。聂云竹淡出三年,若再因此成为话题人物,其实肯定是不好的,但她是为自己而上台,无论出于何等考虑,?#26032;?#28902;,自己都必须帮忙摆平了。

    宁毅考虑着这些事情,聂云竹也已经走到了楼梯口,这时候还有许多?#35828;?#30446;光停留在她的身上,窃窃?#25509;?#31363;窃?#25509;錚?#19981;过在这当中,似乎有另一份格格不入的议论也已经响起来,初时还无法察觉,随后听得有人“?#20303;?#30340;说了出来,原本还在望着聂云竹的柳青狄此时回过头,也蓦地瞪大了眼睛,低语出声。宁毅此时才扭头往下方舞台上望过去,本来受着众人注视,一直低头的云竹也在那头转过了身,往舞台上瞧了一眼,这一眼之后,陡然愣住了。

    乐声已经响起来,一名绿?#21476;?#23376;此时正站在那舞台上,打扮清丽,但身姿高挑?#40723;齲?#32780;且柔软,明显是适于舞蹈的体型。这时那姑娘腰肢轻晃,右手拿着一朵花,轻轻地按在淡雅的双唇上,目光望向大厅穹顶的某处,迷离中似乎有着淡淡的妩媚与醉意,身?#20301;?#32531;转动间,目光朝着二楼这一片扫来了一眼。

    这是舞蹈起始的片刻,女子身形优美,几个简单的动作明显也是大家,但最令人吃惊的并非是她几个简单的动作,而是大厅之中,已经有人喊了出来。

    “元锦儿……”

    “是元锦儿啊……”

    “她竟然在这……”

    二楼上,宁毅错愕地张大了嘴:“这也太**来了……”廊道那边,聂云竹也是目瞪口呆,?#36127;蹕乱?#35782;地望了宁毅一眼,宁毅也正好望过去。假如不是在这青楼之中,而是?#21051;?#26089;晨相处的光景,两个人估计要扶着额头在那台阶上排排坐了。

    元锦儿身形优美,气?#22124;显?#22810;以活泼朝气示看小说到吞噬 tsxsw.com人,但舞蹈的功底委实身后,身形柔韧到了极致,眼下就像是上发条一般的缓缓拧动着,就在主乐调响起来的一瞬间,整个肢体刷的一下舞动开来,衣裙绽放如同水面上的莲荷,连续不断的翻飞在空中,发?#38752;?#33310;间,偶尔闪过了惊鸿一瞥的美丽面容,这样的舞动中,目光认真而专注。

    舞蹈……开始了……宁毅退后几步坐在了座位上,轻轻扶住了额头,片刻后终于无奈地叹了口气,在那儿伸长了脖子往下看着。

    总之就舞蹈来说,还是蛮好看的。

    眼?#20081;?#21482;能享受一下子了,之后的事,之后再考?#21069;傘?*****************没有人知道元锦儿为什么会忽然出现在这里,但是当她的名?#30452;?#21483;出来之后,大厅中的人或震撼或为这舞蹈而惊艳,一时之间,?#36127;?#24050;经没人记得方?#24597;?#38686;做过些什么。她原本该是今晚的重头戏,但眼?#20081;?#32463;变得完全不重要了。

    这舞蹈初时明快,元锦儿如同走钢丝一般舒展着各种惊?#35828;?#33310;蹈动作,片刻之后,节奏才开始舒缓下来,营造着柔美与活力的气氛。四大行首绝非吹嘘得来,元锦儿本身在这方面便有着足够的天赋与造诣,当最后舞蹈在盈盈的躬身中结束,元锦儿在微微偏头?#26032;?#20986;一个笑容,大厅之中响起的掌声如雷而动。

    “元锦儿,好!”

    “锦儿姑娘……”

    各种声音响起来,元锦儿站在舞台上笑着承受了一阵众?#35828;?#40723;掌与注视,随后偏着头伸手拢了拢头发,抿嘴一笑,目光扫过大厅几遍之后,倒也没有说?#21834;?#30446;光转动几遍,朝舞台一旁走去随后身形轻盈地跳下了舞台。

    众人愕然地看着她倒了一杯酒,随后双手捧着酒杯,低头朝楼上走过去。

    ?#36127;?#26159;与方才白衣女子同样的路线,同样的神情,不少人已经扭头望起坐在那儿的宁毅来,李频看看对方再看看宁毅,也忍不住低声笑了出来。此时除了一些了然或者愕然的笑声,大厅中还显得安静,大家只是看?#26049;?#38182;儿这行动。宁毅坐在那儿,表情抽搐而复杂,方才聂云竹一身白sè衣裙,此时元锦儿一身湖绿,说不定白素贞跟小青的传说就是这两人来的……心中想了一阵,元锦儿人未到,目光已经先望过来,宁毅与她对望着。但只凭目光,自然谁也杀不死谁,随后,整个大厅里的人便看见元锦儿走到了宁毅身前,盈盈屈膝行了一礼,在微笑之中,将酒杯递给了宁毅。

    “你还嫌不够**是吧……”

    “哼,我这是帮忙打掩护。”

    “没事找事……”

    “管你……快点打赏?#25671;!?/p>

    “你这是打劫吧。”

    “比打劫好。”

    “好,我今天?#26174;浴?#19981;过……”宁毅吐一口气,往身上掏钱,不久之后,掏出些碎银子,一男一女在那?#29992;?#30340;空间里交换着目光,涵义复杂,“我一?#19981;?#26377;四两银子……”

    元锦儿?#20081;?#35782;地朝周围看看,旁边的人,已经神sè复杂地围过来了……

    万达时时彩平台可靠?
  • <input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input>
  • <output id="t2ksg"><ruby id="t2ksg"></ruby></output>

    <output id="t2ksg"></output>
    <var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var>
  • <input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input>
  • <output id="t2ksg"><ruby id="t2ksg"></ruby></output>

    <output id="t2ksg"></output>
    <var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va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