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input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input>
  • <output id="t2ksg"><ruby id="t2ksg"></ruby></output>

    <output id="t2ksg"></output>
    <var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var>
    首页穿越小说赘婿章节

    第九章 未来的样子

    傍晚时分,夕阳染红了天气,也将半个江宁城浸在了暖洋洋的红霞当中,从外面回来时,苏檀儿遇上了小婵,随后也知道了宁毅染了风寒的事情,一边跟小婵询?#39318;?#22823;夫的说法,她一边领着三个丫鬟朝爷爷苏愈苏太公的院子过去。

    今天有事要跟爷爷请教一下,既然知道了宁毅无甚大碍,自然便不用赶着过去看了。进了院子之后,才发现三叔苏云方与三嫂也在,随着在一起的还有三叔的第二个女儿,目前大?#39029;?#36825;小女孩为七丫头,眼下她正在爷爷面前讲故事。几名丫鬟伺候在众人周围。

    ?#21834;?#28982;后啊,那个周瑜呢,就把黄盖打了一顿了……”

    苏檀儿走过去搬了张凳子坐下,也与爷爷、三叔三嫂一同听着女孩子的故事,说的是三国的事情,蛮有趣的。不久之后这故事说完,女孩站起来:“二姐。”

    “小七知道讲故事了,真棒,跟爹爹去酒楼听说书了吗?”

    “不?#21069;。?#26159;先生在学堂时说给我们听的。”

    “嗯?”苏檀儿迟疑了一会儿,“哪个先生。”

    “毅哥哥啊,毅哥哥知道很多东西呢。”

    赘婿这名字虽然说出去不好听,寄人篱下地位低下,但是在女家,基本是将赘婿当做兄弟来称的,因?#33487;?#19971;丫头也只称宁毅为兄长,而不是称姐夫。听她说完这个,苏檀儿微微一笑,心中却在想着这事情的意义,旁边三叔苏云方说道:“最近是在教《论语》吧?”

    七丫头点点头:“嗯,《论语》,我们学到里仁了……”神情之间?#20174;?#20123;紧张,一般问到学业,接下来说不定就得让她背书。

    不过这次?#30422;椎故?#27809;说要背书,苏云方向苏檀儿说道:“论语课上却说到三国,虽然小孩子?#19981;?#21548;故事,但先生当以学识得学子敬重,旁征博引自是正道,但也需有度,檀儿你该提醒立恒一番。”

    这是很严厉的训斥了,苏檀儿一时间也只好点头称是,旁边的老太公却是笑了笑:“勿需说得这么?#29616;兀?#21306;区几rì便能得学子喜爱,自也能教导他们喜爱学业,这帮孩子交给了他,便是他的事情。老三你又不知前因后果,怎知论语便与三国毫吞噬小说网 tsxsw.com无关系,又怎知立恒没有深意在其中,不在其位不谋其政,这道理早就教给你们几兄弟知晓,勿要再在此事?#29616;甘只?#33050;。”

    事实上在这件事上苏檀儿多少也觉得论语课说三国有些不?#31185;祝?#20294;苏老太公却是?#19981;?#30340;,他无所谓宁毅的学识,事实?#29616;?#21069;就大抵知道对方学识不高,他是从其它方面来看待这件事的。

    苏家目前情况复杂,苏家三?#36947;?#22823;苏伯庸老二苏仲堪老三苏云方各掌一路生意,但无论手腕?#25163;剩?#37117;还是苏伯庸占点上风。如今老太公苏愈尚在,看起来还是兄友弟恭的局面,但再往下看,第三代却尽是草包,唯有苏伯庸的独女苏檀儿却是独秀一枝,苏愈考虑几年,打算将家业放到苏檀儿身上,当然,这也是件大大的麻烦事。

    牝鸡司晨,遇上的阻力要比普通的交接大上好几倍,如果此时苏家的男丁中有一个勉?#38752;?#22570;造就的那也罢了,偏偏是没有,而苏檀儿行事不温不火,各种手段却相当出众,有大将之风,她有这个能力,也有这方面的野心。如今老太公便从苏伯庸管理的产业中划了一些给她正式管理,算做正式考验,这考验并非看她的能力,而是直接让她以?#30422;?#30340;资源做到压服和整合其余两支的目的,看她能做到什么程度。

    苏檀儿面临的压力暂归一边,宁毅原本入赘的意义,就是让苏檀儿能够继续留在苏家。老太公对于与宁家祖上的关?#20979;?#24456;看重的,因此?#38405;?#27589;也照顾,苏家如今的矛盾看起来还没有激化,苏檀儿想要压过其他人,整合其他人,这边不让不就得了么,老太公没死,谁也别想强来。

    但如果rì后矛盾真的激化,老太公本人或者不在了,这些人想要对付苏檀儿,那么作为她入赘的相公,被人看轻的宁毅自然便是一个最好的?#40644;?#21475;,栽点脏,找点借口搞事什么的,那还不简单么。苏老太公就是看到这一点,才让宁毅跑去教书,豫山书院多是苏家子弟在其中,若宁毅书教得好,得到这些小辈尊敬,地位便在这斗争中超然起来,至少有一层师长光环,旁人要动他也得想想好了。

    因为这样,宁毅能够让孩子们?#19981;叮?#36825;就是最好的,苏老太公当下又将宁毅的授课情况询问一番,小女孩说得高兴,问苏檀儿道:“二姐,你知道先生明天会说些什么吗?”

    苏檀儿笑了笑:“明天怕是没有了,他染了风寒,今天开始在家休养,明天怕是不能去上课了呢。”

    “哦?”老太公疑惑地问起情况,苏檀儿便一五一十地照小婵说的复述了一遍,小女孩道:“那我可以去看毅哥哥吗?”苏檀儿摇摇头:“风寒怕传染,小七还是等你毅哥哥好了之后再去探望比较好。”

    待到三叔三嫂与小女孩离开,苏檀儿又与爷爷聊了一阵子方才回去自己的院子,去看宁毅时,宁毅正在床上喝药,表情不爽,苏檀儿问候了几句,原本也想说说故事的事,但见他染病,便不说了。

    苏檀儿有能力,心中也想着以女儿之身做一番事情出来,但另一方面,她也是一个非常传统和正统的女孩子,从她虽然不?#19981;?#23130;姻却选择认命,尝试与宁毅相处就能看出来,个xìng是有的,框架却还是那个框架。

    她希望宁毅当先生能有威严而不是以一些小花样来取悦学生,相对于有点小聪明或是小手段,她更愿意宁毅是个正统的哪怕迂腐的书生,即便没有真正高深的学识,也希望他更能贴合“正道”。当然,就目前来说,这还是一个互相了解的过程,她不会轻易下结论,但的确会慢慢的试图在心中对自己的相公勾勒出一?#20013;?#29366;来。

    其实这形状想来也是清楚的,他本身是个普通的书生,学识不高,见识也不广,心肠还行,脾气也还马马虎虎。这便是她要许之一生的良人了。

    此时倒可以耍些任xìng,但时间?#31449;?#26159;有限的,有一天两人?#31449;?#36824;是要住到一块去,自己要与他生出孩子。只要他不是什么大jiān大恶之徒,这些事情就总会发生。未来……大抵便是如此,没什么可变的了。心中或许还会保留一些小小的期待,但这期待到底具体会是什么,其实连她自己都不清楚,继续接触下去之后,或许会更加细致地了解这位夫君,但要说有什么大的出入、惊喜之类的,大抵是不会的了。

    武朝景翰七年秋末,江宁城中苏家宅院当中,走出屋檐之下的清丽女子抬头朝上方望了一眼,轻轻抚了抚耳畔的发丝,俏丽的脸上眼神仍旧明澈,带着些许的无奈,但更多的依然是平静的淡然,风从院子里吹过去时,那一身淡青sè的清丽衣裙便在风中轻轻摆动着。这位才在名义上成为人妇不久的秀外慧中的檀儿小姐,此时是这样看待自己的这?#20301;?#23035;的……

    不过就眼下而言,这并非是在她生命中真正占了许多重量的东西,她还有其它的一些事情要去想,要去做,普通的生活,即便偶尔顾及一下,它也会平淡地行走在自己的道路上。如果一切按照理所当然的轨迹发展下去,或许几十年后,当她某一天再度走出屋檐抬起头的时候,会忽然想起多年前的一天看见的风,如同岁月一般的将她带去某个地方,但如今,一切都还充裕,无需去在意许多的事情。

    也就是在这种充裕得令人感觉不到的光景里,中秋节到了。

    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  病来如山倒,病去如抽丝。这年头没有特效药,这具身体原本虚弱,没有锻炼多久又感冒,于是到得中秋这天,宁毅还是在房里呆着,只能拿着本古白话小说看看打发时间。

    按照宁毅以前的经验,目前的状况,出门在院子里转转还是可以的,但这是古代。医疗条件不好,一帮人的身体状况又差,只要有人照顾,对于病情的防治还是看得很重,时值秋末天又开始转凉,小婵把了门口根本不许他这个不安分的病人出去,宁毅倒也理解小丫头的苦心。

    也罢也罢,反正他也不是多?#26149;?#21160;的人,只是隔一段时间会打开窗户换一次气,即便这样小婵也是鼓着小脸不高兴,宁毅无聊,便废了时间跟她讲解新鲜空气对人体的好处等等。

    到得傍晚时分,宁毅加了一件?#36335;?#38543;着回来的苏檀儿等人出去?#25226;紓?#26080;论如何,既然只是风寒,中秋节这个大型的家宴还是要参加的。苏家上上下下从主?#35828;?#31649;事、小厮、丫鬟、护院足有数百人,规模庞大,在主厅及几个大院子里将一张张八仙桌摆开,热闹得一塌糊涂。

    宁毅在曾经自然也有过吃大规模宴席的时候,譬如每年公司尾牙都是规模浩大,但不得不说,越是现代化,人与人之间的疏离感越重。如今在古代的氛围中,即便这个家里真心对他这个赘婿很热络的人没有几个,坐在这里也也能感到一种亲切的热?#25351;校?#22806;面忙忙碌碌的放鞭炮,孩子跑来跑去,人群中吆喝声、招呼声、闲聊声响成一片,他便也与苏檀儿一同跟人打招呼——他其?#20979;竅不?#36825;?#25351;?#35273;的。

    夕阳还未落下,宴席?#20011;?#24320;始上菜了,便在这热闹的气氛中,火把与灯笼燃起来,天渐渐入夜,各种声音响成一片,猜拳的、发酒疯的、跟苏老太公这边的主人家们过来说好话的,几个孩子还过来念了几首自己做的诗,婵儿娟儿杏儿三个丫头也高兴,她们被?#25165;?#22312;不远处的丫鬟席上,笑着跑来跑去,叽叽喳喳地跟苏檀儿说话,报告些什么,偶尔也跟宁毅说,说“姑爷姑爷她们在传你说的故事呢……?#20445;?#23425;毅不过随兴在课堂上讲了几个故事,?#25925;且丫?#22312;小辈当中传开了,似乎还有往丫鬟小厮中传过去的趋势。

    啧,缺乏娱乐的年代就这样……

    晚宴开始得早,其实入夜不久便渐渐进入了尾声,但当然,中秋节嘛,大家一起赏月还是保留节目,老太公会着苏伯庸跟众人说些话,然后老太公回自己的院子,一帮苏家人都跟过去,闲聊唠嗑什么的,基本上都得跟苏太公说上话才行,一些年轻小辈就算要走,也必须有这个流程。而以苏伯庸为首的三兄弟,则负责哪些以管事为主的下人,红包其实?#20011;?#21457;了,主要尽量?#33267;?#30340;说些贴心?#21834;?/p>

    老太公今年?#20011;?#19971;十多岁,但身体健康,jīng神也矍铄,宁毅与苏檀儿在吃饭的时候就跟他打了招呼,这时候再过去,老太公说些“你们以后是要相互扶持的”之类的话,然后?#21501;?#30528;感冒的宁毅快回去休息,虽然此时的宁毅看起来神sè如常,只是嗓子稍微有些沙。

    如果是在现代,二十岁的身体吃不吃药都能把感冒扛过去,毫无压力,如今?#25925;?#34987;一个七十岁的老人家叮嘱自己照顾身体,宁毅心中无奈。但事情既然是这样,那也没什么办法了,前几个月的锻炼强度不大,仅仅出于健身的习惯,因此对这具书生的体格没起到多彻底的作用,接下来该把?#20302;硏ìng的强化锻炼提上rì程才?#23567;?/p>

    一路回到小楼之上,苏檀儿跟着宁毅也进了他这边的房间,片刻?#32842;?#20043;后叮嘱了宁毅今晚好好休息,然后稍有些为难地?#20979;?#30528;自己晚上还是要出去的事情,因为前几天就跟他说了,要去参加濮园诗会。

    无论宁毅是否生病,濮园诗会苏檀儿都是一定会去的,因为对她来说,最主要的目的还是跟某些人套关系,谈生意。在这个确定xìng上,即便宁毅不高兴,乃至于大吵大闹,恐怕都没什么区别。只是作为妻子的身份,在夫君感冒的时候交代这种事情感觉似乎就有些奇怪。

    不过宁毅?#25925;?#29702;解这事,他心中只是对着这种事情觉得有趣,自己这个小妻子一方面肯定不会放弃掉苏家的那些生意,另一方面又希望能尽?#32771;婀苏?#22330;婚姻,哪怕在目前来说这还根本是场有名无实的婚姻,并且她还占着主导的地位。古代的女人啊,这真是让他觉得可爱的努力。

    稍稍欣赏一番苏檀儿努力斟酌着不想给他多余想法的表情后,宁毅笑着让她早去早回。待到苏檀儿准备离开,叮嘱婵儿好好照顾他时,他才想起来:“哦,不用了,让小婵一块去玩玩吧,我没什么事了,顶多看会书就睡。”

    濮园诗会的六船连舫上表演众多,一路上还能欣赏整个秦?#26149;?#30340;灯市夜景,对于此时的任何人来说,都是一场盛宴级的享受。前几天开始小婵就在他面前兴高采烈地说这诗会有多好玩多好玩了,因为以往苏檀儿都会带着她们三个一块去。宁毅对婵儿感觉很好,不愿因为自己的缘故搅了小丫头的兴致,不过苏檀儿还没有说话,婵儿?#20011;?#31505;着摇起了头:“?#20063;?#21435;呢,在家里陪姑爷一起看书。”

    纯以感情而论,苏檀儿视三个丫鬟如妹妹一般,绝对比对现在的宁毅要深得多,但无论如何丫鬟毕?#25925;?#19979;人,眼下小婵懂事,她便不用多说了。宁毅费了几句口舌,确定没办法说服小婵之后才作罢。

    两人在二楼廊道上目送三人远去,从这里望出去,苏家的这片宅院在视野间?#23545;?#38138;开,一直延伸到远处的街道、整个江宁城一片鳞次栉比、灯火辉煌的热?#39029;?#26223;,这时候如果能找个高的地方望下来,这片古代的辉煌夜景必然别有一番风?#21486;?#21482;可能今天?#25925;?#27809;办法欣赏了。

    “姑爷,我们进去吧。”小婵笑道,“你也给小婵讲个故事好不好?”

    “凳子搬出来就在这里讲?#30149;?/p>

    “那?#20063;?#21548;了。”小婵?#24187;?#22068;,随后又为难地挑了挑,“这里风大啊,进去?#30149;?/p>

    “没事的没事的,你看,都没风,而且我穿了这么多……要不然再加顶帽子好了……从这里看看也很有趣的啊,就这样说定了,凳子搬出来,给你讲个……西游记……要不然西厢记的故事也?#23567;!?/p>

    他既然这样说了,婵儿也只好放弃了立场,两人搬?#35828;?#23376;在这小?#25945;?#19978;坐下。这时候苏家的院子里?#20011;?#27809;有了之前?#21069;?#28909;闹,偶尔能看见准备出门的人,?#23545;?#30340;各种鞭炮锣鼓声、吆喝声传来。中秋夜虽说是陪家人过的节rì,但?#23548;噬?#21508;种应酬还是很多,例如苏檀儿一般要去赴会的不在少数,灯会、酒会、诗会,各?#25351;?#26679;,普通人家也未必都要呆在家里,出去逛集市看舞龙舞狮?#30860;?#35868;才显得热闹。

    而此时在城市各处,一个个最主要的节目也?#20011;?#25509;近开始,有的诗会?#20011;?#24448;外面?#39029;?#20102;第一首诗,然后也会有某些固定的青楼将这些诗词选唱出来,至于最大的几家诗会,人还在陆续赶来,苏檀儿出门的时候,举办?#39038;?#35799;会的潘府门口也是各种名人云集,平rì里与宁毅等人在河边下棋的秦老今天也穿上了相对正式一点的?#36335;?#22312;小妾芸娘的陪同下出了马车,随后便有人领着一大群跟班赶过来迎接:“秦公驾临,潘府上下蓬荜生辉……”

    这人正是如今的潘家家主潘光彦,同时也是礼部侍郎兼翰林学士潘明臣的大兄,才学也是不凡,最擅长绘画,尤其是仙鹤图为其一绝,一般人都尊称一声鹤翁,尽管如此,对于这秦老,他仍旧是颇为尊敬。两人年纪相仿,秦老连忙笑着还礼:“不敢当不敢当,鹤翁你若还是这般多礼,下次我却是不?#20197;?#26469;了……”

    “哈哈,秦公还是这般风趣……对了,明公也?#20011;?#21040;了……”两人寒暄一番,朝里面走去。

    不久之后,?#39038;?#35799;会开始,原?#23601;?#38752;在秦?#26149;?#26368;为热闹街道边的六?#19968;?#33323;连成的大船也缓缓驶离岸边,一首首的诗词从各个聚会上传出来,在城市各处传扬,满城灯火与?#32454;?#20013;,风雅的气息也变得愈发浓厚了起来,这个城市热闹的中秋夜,才开始正式进入了高cháo。

    起点中文网 .qidian.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!

    万达时时彩平台可靠?
  • <input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input>
  • <output id="t2ksg"><ruby id="t2ksg"></ruby></output>

    <output id="t2ksg"></output>
    <var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var>
  • <input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input>
  • <output id="t2ksg"><ruby id="t2ksg"></ruby></output>

    <output id="t2ksg"></output>
    <var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va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