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input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input>
  • <output id="t2ksg"><ruby id="t2ksg"></ruby></output>

    <output id="t2ksg"></output>
    <var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var>
    首页穿越小说赘婿章节

    楔子 繁华过眼开一季

    ?#38738;輟?#30768;——

    火焰燃烧着,电路啪啦啦的响,从倾倒的汽车里爬出来的时候,他的视野有些模糊。

    夜sè下的、河边的公园,城市密集的灯光在对面如火光般的摇曳着,?#36335;?#28014;在水面上的巨大城池。那片繁荣的景象与这边公园的偏僻和孤寂形成了对照,记得公园的开发案是他在十多年前主持的。

    “是个失败的开发啊……”

    风吹过来,他叹了口气,踉踉跄跄地朝那片迷离的水光走过去,后方的汽车陡然传来巨大的爆炸声,火焰升腾,热浪从背后席卷而来,?#36335;?#35201;将他淹没下去一般,天空中传来了直升机的声音,随后是一道明亮的光柱晃亮了视野,有人在高空中喊话,公园两侧追赶的车辆也已经到了,大部分是Jǐng车,各种各样的灯光,混**不?#21834;?/p>

    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,血液从额头上流下来,他伸手擦了一下,紧了紧风衣,河道两侧,气垫船与快艇蜂拥而来,为了防止他跳水逃走。

    “真是的……我又不是什么杀手……”

    四周,海陆空密密麻麻的包围令他觉得有些烦闷,视线之中并不清晰了,心中明白这次或许没有多少侥幸的可能,冷风吹过来,脑子里想起的,反倒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。这是他从小长大的城市,那时候城市还没有这?#26149;茫?#31449;在河岸这边,看不到整个城市辉煌如宫殿一般的繁华情景,但感觉温暖,河岸这边也全是土坡,一条黄土小路,由家里去学校的时候,常常骑着自行车从这里过去,跟几个朋友。

    “我将来要把这边建个公园,变得更漂亮,让城市里到处都有高楼大厦,我们都住进去……”

    那时还小,去过繁荣的省会之后,立下的这个宏?#28014;?#22810;么意气风发的年纪啊,此后二三十年的时间里,他如同刚刚发明石刀石斧的原始人一般,以惊?#35828;?#39748;力开拓进取,越过了旁人难以想象的无数惊险难关,建立起了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巨大金融帝国,有时候想想,连他自己?#23395;?#24471;有如梦幻。

    在别人眼中,他已经是完全不会被打倒的金融巨人,他自己也这样认为了,然而当此时此刻重回故地,他才渐渐地明白过来,这个公园,?#31449;?#26159;失败了啊。

    它的初衷本来是想让所有人都快乐的……

    失败的开发案,后来也不是不能补救,只要投入大量的资金——对于现在的他来说,这点资金也不算什么了——然而为什么一直没有做呢?还想要做的时候是因为并不宽裕,到了现在,也是因为没有效益而刻意绕过了。现在想起来,很多东西以为是记得的,其实忘记了,很多东西以为忘记了,其实?#20174;?#35760;了起来……

    ?#32972;?#30340;那些朋友、伙伴、想要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期待、许过的愿望走过的路。他在河堤的石?#22124;?#22352;了下来,灯光晃眼,心绪复杂,伸手在身上的口袋里摸了几下,这个时候,真的需要一根烟,虽然也戒了很久了……

    有人将烟递了过来。

    那人穿着西装,戴着金丝眼镜站在旁边,其实不用抬头也知道是他。他将烟接过去,戴金丝眼镜的男人便掏出了打火机,用手挡着风,替他点上。

    “想起了以前的事情,我们一起骑着自行车从这边上学,你,我,清逸,阿康,若萍……清逸前两年死了吧,他的葬礼我没能去参加……”他吸了一口烟,吐出来时,冷风便立即将它吹散了,“若萍怎么样了?”

    “有两个孩子了,过得还不错。”戴眼镜的男人坐了下来。

    “啊……你跟我说过的,?#20063;?#28857;忘记了……”他想了想,随后笑了起来,“她是女生中间最漂亮的,我记得我一直暗恋她,没敢表白。”

    旁边的男人沉默一会儿,也掏出打火机,点了一根烟:“我知道你?#19981;?#22905;,赶在你之?#26696;?#22905;表白过,被拒绝了……她说她?#19981;?#30340;是你。”

    “这事情没听你说过啊……”

    “还能怎么样,后来都在为未来打拼,你都忘记她了,她也不可能老是等你,你没有表白,她就嫁人了。”

    “是啊,错过很多东西……”

    “你一向力求完美。”

    “你知道吧?到了顶点的时候……”他想了想,举?#30452;然?#20102;一个高度,“到了顶点的时候,你会发现,除了一刻的成就感,其实什么都没有,你总是会觉得……遗憾……现在走的这条路,也许并不是?#32972;?#24515;心念念想要得到的……”

    “是啊。”戴眼镜的男人说道。

    沉默了一会儿,他看了看手上的烟,已经很短了:“亏空那一百多个亿,处理起来会很麻烦,我几个月前就清楚了,已经做了一份预案,在我的电脑里……只是没想过你?#20174;?#20250;这么激烈,公司改朝换代,的确可?#22253;?#20111;空转移到一些?#35828;?#22836;上,轻松了很多,你把方案做些修?#27169;?#23613;量别波及太多的人了,毕竟大家也一起打拼了这么久。”

    ?#21834;摇!?#26049;边的男人迟疑了一会儿,像是想要解释些什么,但?#31449;?#21482;是说道,“抱?#28014;!?/p>

    “没什么吞噬小说网 tsxsw.com啊,一起走到现在,总是我在前面站着,兄弟一场,也该你来试试了……这个局设得很好,公司给你,倒不了,只不过……以后拿点钱,把公园这边真正开发好吧,我一直想做,一直以为自己记得,但是想起来的时候,又觉得不着急,总是耽搁了……”

    “我跟那边说过,这件事情之后,你仍然可以过得很好……”

    “斩草不除根,春风吹又生,放虎归山……”他转过了头,平静的目光中带着一种严厉,“你以为自己是什么?”

    “我只要活着,就能威胁到你!”他顿了顿,将烟头扔到地上?#35753;?#20102;,?#26696;?#22788;不胜寒,这一辈子走到这一步,已经够了,就算要重来,我也希望无牵无挂,清清白白地重来一次,那些**七八糟的肮脏事情,勾心?#26041;恰?#22914;果能再来一次……”

    他笑了笑,站了起来:“如果能再来一次,我想?#19968;?#36319;她表白的……”

    直升机盘旋在天空中,水面上船只疾驰,公园四周是包围的车辆,在灯光聚焦的河堤上,站起来的男人陡然拔出了枪,对准了旁边戴眼镜的男子,而目睹他的动作,戴眼镜的男人也在同时站了起来,举起手来,朝着周围的人?#28216;?#30528;:“不要开枪——”

    枪声密集地响了起来,血花在他的背后绽放,好半晌,他才转过了身,望着那具倒在血泊里的尸体,怔怔地取下了眼镜,擦拭几下,方?#26049;俁却?#19978;,捡起握在尸体手上的枪。

    “说了不要开枪……没有子弹的啊……”

    夜风中,他喃喃地说着。

    万达时时彩平台可靠?
  • <input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input>
  • <output id="t2ksg"><ruby id="t2ksg"></ruby></output>

    <output id="t2ksg"></output>
    <var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var>
  • <input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input>
  • <output id="t2ksg"><ruby id="t2ksg"></ruby></output>

    <output id="t2ksg"></output>
    <var id="t2ksg"><strong id="t2ksg"></strong></var>